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艺术财经2009年3月 > 刘文杰:买得早还要买得好

艺术财经2009年3月

期刊名称

杂志名称: 《艺术财经》
主办机构: 四川省文联,四川省美术协会
社长  : 黄启国
出版  : 现代艺术杂志社
杂志社地址: 四川省成都市东城根上街2号
联系电话: 86-10-51660686
电子邮箱:
广告:51arts@sina.com LL1001@hotmail.com 
投稿:artvalue@gmail.com arts@vip.sina.com
网址  : www.artvalue.com.cn
主编 :顾维洁 
副主编 :舒文峰 
编辑总监:袁鸿蕙 
主任编辑:严冰
国际标准刊号: ISSN 1009-5233
国内统一刊号: CN51-1582/J
邮发代号  : 82-274
国内定价  : RMB 20元
刊期    : 月刊

 

刘文杰:买得早还要买得好

2009-03-20    编辑:[杜晓蓓]

上世纪70年代中后期,荣宝斋、宝古斋的主要经营对象是外宾。当时的宝古斋在卖出售书画作品时只接收外汇券。不过,荣宝斋和宝古斋都有“内柜”,“内柜”的书画都只卖给国内的一些高级干部。由于其父亲的干部身份,京城大收藏家刘文杰的收藏就是从荣宝斋和宝古斋的“内柜”开始的。

买得早还要买得好
这样的收藏起步,优势是显而易见的。齐白石两平尺的画几十元一张,徐悲鸿四尺的马卖200-300元,李可染三平尺的牛卖45元,山水卖90元,吴作人三平尺的画60元左右,黄胄八平尺的《采药归来图》卖120元,郭传璋四平尺的山水卖60元……说起当年荣宝斋和宝古斋书画的价格,刘先生可以一口气列举一大堆令人吃惊的数字,这也应了他的一句话:“买得早还要买得好。”

依靠着最早的这批收藏,以及30年来的积累,在藏品的档次与经济价值上,刘文杰先生被认为是国内私人收藏家的代表人物之一,同时也是国内不多的职业收藏家之一,收藏有石涛、吴昌硕、黄宾虹、齐白石、溥心畬、李可染、吴作人、黄胄等众多名家的精品。

在刘先生看来,“艺术本身所含的审美价值和古人、今人谁创作的没有关系,只和他本身的艺术水平是有关系的。”也就是说,刘先生深信“艺无古今,书画作品可以按其本身所含的艺术价值去衡量”。
正因为如此,当我们在采访过程中问及他的收藏有没有阶段性的兴趣点变化时,他坚决否认,并一再强调只要是审美价值高的作品他就会去收藏。在时代上,刘先生集中收藏的是中国近现代的书画作品,对此,他认为中国近现代是中国历史上书画发展最快、最丰富的一个时期,超过历史上任何时期。

审美价值不跌,市场价值一定要走高
基于这样的收藏理念,刘先生对近现代的书画家都成系列收藏,每个画家的好作品都加以收藏。在这个问题上,他的态度极为明确:“做一个收藏家,必须有包容心。你偏爱一家就只能收藏一家的,所以不能有说偏爱。我的收藏没有分类,审美的标准都是一致的。我们创造鉴赏学,鉴赏学就制定一套审美标准,我们用这套审美标准去衡量任何画家。只要这画家符合这审美标准,我就买。画作的经济价值的本质就在于它的审美价值。我不管它的市场价值如何,只要它内在的审美价值不跌,市场价值就一定会走高。”

历史年代是不是判断审美价值的依据?刘先生认为这可不一定。举个例子,据刘先生透露,最近他从溥心畬的太太(溥太太比溥心畬小22岁,今年也已92高龄)手里把溥心畬的好几百件作品全都拿到手了,因为他认为溥心畬的画不输宋画。这也是他成系列收藏画家作品的典型例子。“一般收进的画是不会再卖出去的,除非是由于重复,或者从审美上来说比自己预期的差一些,才会抛出。”

名家作品是不是就一定好?刘先生也不这么想。有一阵子,大家都说吴冠中的画好,刘先生也买了一张,回家挂在床头上,想要看看究竟哪里好。“刚看一眼,有点美,有点清秀。但细看,什么都没有。没有笔墨的美感,有的线不是用笔写出来的,而是用容器滋出来的,有的线虽然是画出来的,但全然没有书法的味道。构思没什么新鲜的,就是堆积了几块色,做了夸张、抽象。再细琢磨没内容,没什么深邃的审美价值,看一眼就够了,所以把它淘汰了。”
从这些收藏经历能看出刘先生的收藏,在理念和行动上确实是非常一致的。无论他个人对某个书画家的作品观点如何,这些年他的藏品在学术圈得到的认可,还是能够说明他的收藏理念有其行之有效的地方。

一万倍的投资回报也是正常
上世纪70年代,刘先生刚开始涉足书画收藏的时候,认识的第一位书画家是刘继卣,后来又与郭传璋、董寿平等认识,至于李可染家,他更是一位常客。那时候向书画家直接买作品还不能说是买,只能说送,书画家们要的钱也很有限。有一次刘先生花5000块钱向李可染买了一幅山水,李可染还觉得钱给多了,又追出来,白送一幅。
书画收藏的投资回报之高令人乍舌。刘先生给我们小算了一笔账,当年花3块5毛钱能买到齐白石六尺整张作品,现在大概得值七百万,翻了两百万倍;当年花65块钱买一张最好的黄胄作品,现在65万肯定不会有人卖……所以平均下来,一万倍的投资回报是非常正常的。

鉴定和鉴赏同样重要
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刘文杰先生就开始经常到国外去参加拍卖,主要是去香港。他认为香港是艺术品交流的一个重要市场,更是中国艺术品交流的重要市场,尤其是书画作品,因此,像他这样专注于书画的收藏家,肯定是不能缺席的。

而谈到国内的拍卖,刘先生则毫不掩饰自己对国内书画拍卖整个行业氛围的担忧和反感。他在90年代出版的《刘说字画》以及最近出版的《刘再说字画》两本书里,都提到收藏书画时,鉴定与鉴赏是非常重要的两个问题。其一自不必说,就是书画的真伪问题。

在真伪问题上,连刘先生这样身经百战的收藏家,也有败走麦城的时候。有一次他去西安买黄胄的画,由于等待卖家一直到深夜,时间太长,身体困乏难当。等画拿来的时候,他只是把原来黄胄给他打的印谱拿出来对了对,就草草买下了。回京后一研究,证实那天晚上买到的是假画,他才知道原来假印也能造得非常逼真。这对以后鉴定假印提供了经验,而且得出了“假印再怎么做也做不出真印的水平”的结论。

至于书画收藏中另一个重要的问题——鉴赏,也是刘先生现在除了收藏之外一直在重点研究的问题。他一直致力于传播书画的鉴赏学,也就是说在书画收藏的时候,如何判断怎样的书画作品值得收藏、什么样的书画作品有最高的收藏价值。刘先生看来,书画收藏是没有什么门槛的,只要懂得鉴赏美,就可以开始自己的收藏。至于资金问题,有多少钱,就要买那个资金范围内收藏价值最高的书画作品。

我们除了惊叹于刘文杰先生这样的大收藏家家中数以千计的书画收藏,还能看到这一批老收藏家不仅仅满足自己的收藏需求,同时将自己的收藏经验与经历与普通收藏者分享,甚至将自己的经验写成书,一步一步教大家实现自己的书画收藏梦想。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