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艺术财经2009年3月 > “逸云堂”蒋家兄弟的收藏人生

艺术财经2009年3月

期刊名称

杂志名称: 《艺术财经》
主办机构: 四川省文联,四川省美术协会
社长  : 黄启国
出版  : 现代艺术杂志社
杂志社地址: 四川省成都市东城根上街2号
联系电话: 86-10-51660686
电子邮箱:
广告:51arts@sina.com LL1001@hotmail.com 
投稿:artvalue@gmail.com arts@vip.sina.com
网址  : www.artvalue.com.cn
主编 :顾维洁 
副主编 :舒文峰 
编辑总监:袁鸿蕙 
主任编辑:严冰
国际标准刊号: ISSN 1009-5233
国内统一刊号: CN51-1582/J
邮发代号  : 82-274
国内定价  : RMB 20元
刊期    : 月刊

 

“逸云堂”蒋家兄弟的收藏人生

2009-03-20    编辑:[杜晓蓓]

去年秋拍,在众多版块行情下跌的形势下,近现代书画成为市场的顶梁柱。其中的主要原因就是重量级藏家的重量级作品入市。中国嘉德08年秋拍中推出的10件“逸云堂”近现代书画藏品,总成交额达到1265.6万元,其中张大千的《太乙观泉图》拍出616万元的高价。这场拍卖一次性推出7张张大千书画精品,使得大家对逸云堂的“身世”兴趣倍增。有幸的是我们争取到了对“逸云堂”堂主——蒋蒙华和蒋俊宪两兄弟的专访。由此,“逸云堂”的神秘面纱也得以揭开。



文化底蕴决定了我们选择近现代书画

艺财:为什么选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进入书画市场?并且选择中国近现代书画作为收藏方向?
蒋:首先,当时具备了一定的经济基础。台湾的经济在上世纪60-80年代蓬勃发展,到80年代时,台湾经济发展到了最为繁盛的阶段。此时社会上有很多钱,大家开始有闲情逸致选择自己喜欢的东西。张大千也说过——钱是雅根。如果要从事文雅的活动,一定要有相应的经济基础。
虽然我们从小接受中国文化教育,但是我们却不容易看到中国古代书画,因为古代书画除了在故宫博物院能够看到,其他地方是没有的。这就让我们自然而然的将目光转向了中国近现代书画。尽管当时也能接触到当代艺术,但当时我们认为当代艺术与中国的文化传承没有太多联系。在我们研读艺术史的过程中,给我们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齐白石、张大千这些近现代书画大家。所以,我们慢慢就对近现代书画产生了兴趣。

艺财:在当时的台湾,哪几位近现代艺术家的作品是你们可以经常看到的?
蒋:我们最先接触到的,是大陆改革开放以后,途径香港、日本进入台湾的大陆近现代艺术,这些作品以海派居多。像王震、任伯年等人还有台湾的张大千、溥心畬(溥儒)等等。

高额学费“买得”鉴赏真知

艺财:在当时,你们的鉴赏能力是自我摸索总结的还是有行家的指点?
蒋:刚开始接触书画时,我们不知道书画有真假之分,而且我们也分不清真假。所以,只有在买回来然后请朋友看过之后,才知道买到了假画。经过这个阶段之后,我们开始请教一些比较熟悉书画的“行家”,虽然他们也不是非常专业,但是比我们了解的程度深,我们开始从最基本的学起,经过很长时间的艰苦磨练,我们才最终知道书画是怎么回事。我们也机缘巧合的遇到了专业的鉴定权威,从此我们才真正深入了解近现代书画,进入艺术鉴赏的行列。

艺财:当时假画多吗?
蒋:非常多。当时在台湾能够经常接触到的艺术家有三个——张大千、溥心畬、黄君璧,他们被称为“渡海三家”。他们在市场上的作品数量都很多。溥心畬的假画特别多,我们入行时就买过一些他的作品,后来请行家鉴定,发现全部都是假的。我们很奇怪,怎么会没有一张是真的呢?后来我们才知道:作品上的题字也很重要,作品也许是溥心畬本人创作的,但当时溥先生没有题字,而是后人题上去的。我们就是这样慢慢了解的。

经济发展促成收藏风气

艺财:台湾大概从什么时间开始有更多的人进入艺术收藏,从而形成一定的收藏风气?
蒋:从1985至1986年逐渐开始发展,到1988至1990年达到当时的高潮。二次能源危机(1980-1984)结束时,台湾开始累积财富,台湾的制造实力也进入新的阶段,由加工地区转变成为科技园区,科技园区是高科技时代的萌芽阶段。后来,真正的转折点是台湾的外汇解禁。解禁之前,岛内对这个问题还有很多分歧,认为解禁会让岛内的钱流出。但事实恰恰相反,钱大量流回台湾,造成了台湾投资市场上的一次繁盛。那时我们手上也有一些资金,同时注意到与我们类似的日本海岛型经济模式,经济收入三千元是汽车工业型文化,六千元以下是休闲文化,一万元以上是精致文化,精致文化包涵很多方面,艺术就是其中之一。

艺财:你们最开始收藏的时候,想过未来可能有价格上的升值吗?
蒋:考虑过。随着越来越多台湾人迈入精致消费文化的门槛,艺术文化的稀缺性也被更多人所认识到,于是艺术市场就出现了一波很大的涨幅。日本在经济发展的高峰期曾经出现过600余家美术馆,我觉得大陆将来的发展也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自改革开放到2008年举办奥运会,中国完成了自己的初升段,奥运会就是中国的成年礼。初升段完成以后经济会有所拉回,就像我们现在看到的一样,经过这个阶段之后中国将进入全方位的主升段。中国的人文、经济等等各个方面的发言权会越来越大,到那时艺术的主升段正式开始。我个人判断,两三年以后,西方影响力开始减弱,中国的话语权正式开始上升。

艺财:为什么中国发展到一定阶段要拉回呢?
蒋:因为经济发展的速度太快,脚步不见得就站得稳。某个市场突然有大批资金进入,会造成市场的饱和。状态饱和之后,投资者会认为价格已经到达自己不曾预料的高度,资金供应链会非常庞大,因此会出现剧烈的拉回。大陆方面用“赌性强”来形容这样的状态。我认为这不是真正的投资概念。以大陆股市为例,当股市从6100点跌到1600点时,是不应该没有信心的。因为整个国家是没有问题的,以暂时的市场气氛不好来看坏股市,是不对的。
艺财:也就是说未来的价格应该比现在的价格还会高!

蒋:因为艺术品涉及到稀缺性,尤其是以前的艺术家的作品会越来越少。所以,中国艺术市场也不能局限于数量越来越少的板块。因此“后鸟巢时期”的当代艺术就产生了。“后鸟巢时期”是指没有接受过文革洗礼的一批艺术家,他们的价值观念与世界联系更加紧密,而且能创造出一套属于中国的体系,我们更应该将这样的艺术介绍给全世界。

艺财:从这个角度看,你以后收藏的会涉及当代艺术吗?
蒋:会尝试的。现在困扰我们的问题是还没有形成自己的系统,从而评判出哪些艺术家能够代表这个时代。

经济形势左右艺术市场

艺财:目前,大家都在讨论全球经济对于中国经济和艺术市场的影响。你们对中国艺术市场、中国经济与全球经济的关系有什么看法?全球经济形势的影响会有多大?会持续多长时间?还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呢?
蒋:从当前的GDP情况来看,中国位居美国、日本、德国之后,排名第四。在这四个国家中,前三个是发达国家,只有中国是发展中国家。通俗点讲,前三者已经经过青少年、中年、壮年,步入老年期了。他们进入老年期,必然要求有新的血液进如,如果新血液不进入,他们的改革开放就会很慢。在经济已经高度发达的美国,要进一步完善推动的经济项目已经不多了,而发展中的中国需要推动的经济项目却非常多。所以美国的发展速度开始减慢甚至是衰退,因而中国有机会强盛起来,超越美国虽然需要时间,但是开始追上去的机会还是非常大。

艺财:这种表现会不会映射到艺术市场上来?

蒋:当然会。十几年前,中国艺术家的画作一文不值,可是西方艺术家的画作却能卖出天价?就是因为西方人有钱,并且认同他们自己的文化。西方人既有经济基础,又认为文化艺术能够提升他们的生活品质和社交范围,所以就会出高价去购买艺术品。而现在的情况正在发生扭转,中国人多多少少从小就开始接触中国文化,所以中国人对自己文化的认同也是必然的。因此,随着中国财富的积累,中国的艺术也会随之升值。如果某天中国与美国的国力平起平坐,那么两国艺术品的价格也就不相上下了。因为支撑艺术品价格的是国家的综合国力。

得失之间是为收藏之乐

艺财:八九十年代的香港近现代书画市场还是比较平稳的,它是从什么时间开始扭转的?我记得1993年买张大千的《幽谷图》时,价格突然间就上涨了。

蒋:93年已经是后期了,实际上是从1988年开始,香港市场开始出现大波动。这是台湾人的杰作,是台湾购买力的表现。张大千去世之前,他的市场还比较平稳。但是张大千1985去世之后,价格突然间跌了很多,因为很多人认为他与国府高官关系密切,是政治画家。藏家认为政治画家去世之后,人脉关系随之消失,作品也就不值钱了,从那时起,张大千的市场经历了一段低潮。从1998年始,艺术市场开始好转,他的作品也随之涨了起来。再后来,很多人慢慢了解了张大千的艺术内涵。张大千属于创作题材广泛的艺术家,很多艺术论文都写过他,人们发现他并不只是政治艺术家,张大千拥有自己的艺术内涵,返古的功力已经超过古人的境界,他自创的泼彩技法融合了西画的价值,而且这种手法被后来的艺术家采用,可以说他开了时代之先河。等张大千的艺术价值被认可后,他的作品价格也就平稳了。

艺财:那时,你们怎么看李可染先生的作品呢?

蒋:我们很少接触到李可染先生的作品。在八十年代末,《中国时报》是台湾最大的报纸,他们出版了《中国的当代艺术》,介绍了十位画家。我们看过之后,对李可染先生的画作非常感兴趣,但是却找不到作品。后来,我们在画廊发现过一些,但是买后发现都有问题,我们没有看过李可染先生真正的好作品,台湾当时还没有李可染先生的画册,所以后来就把这些有问题的作品扔掉了。我们曾经在《中国时报》的周刊上看到过几幅李可染的画作,就到画廊买了类似的作品,后来经行家鉴定,说我们买的是不对的,因为李可染先生画作的一层一层的墨色,通过画册是体会不出来的。我们以后就不敢乱买了。直到1993年,李可染的作品在台湾艺术博物馆展出后,我们才了解到李可染先生的画作,但是已经错过可以买进的好机会了。在1988-1992年之间,我们本来是能够接触到李先生的作品,并且能很容易买到他的经典作品的。
此外,我们还遗憾的错过了林风眠先生。1990年,我们经济状况比较好,林风眠也正好到台湾做展览,我们很喜欢他的作品。不过我们一直是通过画廊买作品,不懂得直接去找画家本人。我们在画廊选中的十几副作品的开价都非常高,我们就打了退堂鼓。之后,我们才知道可以直接去找画家本人,而且价钱也没有那么高,当时一幅作品大概四十万台币左右,但是画廊开出的价格要高出两三倍。这是我们一生中错过的最大的机会。不然我们可以轻松的买到林风眠先生从早期到晚期非常健全并且没有争议的画作。

逸云堂中有高士

艺财:为什么会起“逸云堂”这个藏号呢?
蒋:我们在收藏近现代书画的过程中,慢慢的在进步,从不会欣赏到略知一二,再到喜爱,它改善了我们的生活品质。当时我们看别人都有藏号,我们就想是不是也要起一个藏号呢?后来我们兄弟二人研究,既然我们喜欢享受生活,我们飘逸如云,就叫“逸云堂”吧!

当时我们接触张大千比较多,张大千也在台湾生活了很长时间。虽然我们喜欢李可染的作品,但是我们没有机会去买。所以我们就收藏了张大千早期的、中期的、中晚期的、博彩的高士图。因为我们觉得高士代表了我们的性格,有飘逸如云的气质。

以前我们买作品都是乱买,后来我们比较谨慎,买的东西一定要真、精、新,最好再牵涉到妙和少。我们的高士图系列当中,有一张张大千的早期创作的两个高士,在一条船上欣赏风景,如此画得很有味道的。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发现他早期画作中有第二张类似这样的作品。当然张大千中期的画法是最精致的,线条非常体面。到晚期因为眼睛的原因,开始创作比较写意的作品,然后再到最后的博彩,各系列的高士图我们都有。

张大千早年没有儿子,所以他有一幅我刚刚讲的两个高士欣赏风景。到了晚年,他有了一个叫保罗的孩子,然后他创作了一张三个人在船上欣赏风景的作品。这也是他出版的作品中唯一的一张。所以我们收了五件,每一件都是真精新的。我们收藏了张大千的各个时期的高士图,这跟我们的藏号有相当的联系,他们也慢慢的提升了我们的生活品质。


艺财:之前听过你关于中国艺术品市场发展过程的陈述,你说上世纪60、70年代是中国艺术的最后一跌?
蒋:从康乾盛世之后,中国开始走向衰弱,经过了一段屈辱的历史,中国的重要文化资产也散落海外,价格也非常低,因为中国民间没有足够的资金来支撑中国艺术市场,文革期间,大量文物遭破坏,流失,现在留在海外的艺术品开始回流。当时,从大陆经香港流出来的艺术品几乎不值钱,而刚好那时台湾有钱,所以就承接了这部分中国最后走出来的文化遗产,包括字画、瓷器、古董等等。中国进入改革开放时期后,这时的中国一穷二白,能够拿出来卖钱的都倾力拿了出来。那些能够到海外的画家,三五百块的价格拼命卖作品,当时他们并不知道赚钱的方式,只能用这种方式赚钱,但是,这个出售方式打压了艺术的本身价值。现在回流的艺术品,除了解放战争之前外流的,基本上都是那段时间流散的,现在要买回去,就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我把奥运之前称为“鸟巢前期”,此时中国人希望把东西推销给国外买家,以外国人的观念看中国艺术。而到了“后鸟巢”时代,中国人应该把自己最好的文化推销到外国,让外国人认识中国。两者的换位很重要。以诺贝尔奖为例,华人高行健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是外国人看中国文学,不是中国人看中国文学,这是两码事。






关于蒋家兄弟

蒋家兄弟——蒋蒙华和蒋俊宪,都是在台湾白手起家的第一代富人。他们早期在工厂打工,后来做证券投资起家,1990年兄弟俩将手中的股票全部出手,在台湾股市处于12000点历史高位全身而退,举家移民加拿大,至今在台湾金融界仍被传为佳话。从上世纪80年代初期开始,蒋家兄弟介入中国近现代书画收藏,收藏有大量张大千、齐白石等知名近现代艺术家的作品,藏品冠号——“逸云堂”。





关于蒋家兄弟

蒋家兄弟——蒋蒙华和蒋俊宪,都是在台湾白手起家的第一代富人。他们早期在工厂打工,后来做证券投资起家,1990年兄弟俩将手中的股票全部出手,在台湾股市处于12000点历史高位全身而退,举家移民加拿大,至今在台湾金融界仍被传为佳话。从上世纪80年代初期开始,蒋家兄弟介入中国近现代书画收藏,收藏有大量张大千、齐白石等知名近现代艺术家的作品,藏品冠号——“逸云堂”。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