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东方艺术-财经2009年第2期 > 阿默尼亚:浮华时代的绚烂俪影

东方艺术-财经2009年第2期

期刊名称

杂志名称:《东方艺术-财经》
•主办机构:
•出版:北京今日美术馆东方艺术杂志社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朝阳区百子湾路32号苹果社区13号楼二层今日美术馆
•联系电话:010-58760011转639
•传真:010-58760069
•电子邮箱:artcissy@126.com
•主编及编委情况:主编:张子康 执行主编:杭春晓 责任编辑:崔君霞
•办刊宗旨:《东方艺术》系列刊物以卓尔不群的品质、优雅的阅读感受,和国内最强艺术财经分析阵容的实力,打造第一本为高端阶层服务的艺术类系列杂志
•国际标准刊号:ISSN1005—9733
•国内统一刊号:CN41—1206/J
•邮发代号:36—18
•国内定价:RMB48元
•国外定价:
•港台定价:
•刊期:双月刊
•期刊登证情况:

阿默尼亚:浮华时代的绚烂俪影

2009-03-11    编辑:[杜晓蓓]

人类出生,存在和死亡都是受身体约束的。《大量的各式各样的人体》与他们周围的一切所接触相融合,通过他们各异的具体特点和他人接触并被他人感受。自艺术存在以来,对人类身体的描绘就成为了一个最基本的题材。他的核心在几个世纪里都保持不变,但在身体的表现形式的拿捏上已经有了巨大的变革。对人体的描绘普遍反映出艺术世界的文化。

女性画像是改变最多的,并且不可避免的她还在继续被约束限制。如今社会灌输给我们的一种对人体比例的统一审美标准是以过分纤瘦为美。骨干的机器人似的体形被人们引以为傲,《社会上诱人的》模特都是按工业社会新的标准来选择的。

阿默尼亚想从当下流行时尚中解放他的艺术,他描绘女性,那些拥有强烈身体美感的主角;艺术家断然抛弃了符合时下理想的完美人体,他宣扬重拾过往时代的美感。

他显示了人体美感理念的一种相对性,使人意识到确定是否真正美丽的重要性。但很遗憾,就内在的和从美学观点来看,真实的美丽和受社会强制意愿影响下表现出来的美丽是不一致甚至相矛盾的。在他的作品中,平衡不只是通过身体的表象来表达,同时还有色彩的运用和画布上的构图,以及完美的石刻雕塑。

对名胜古迹的细腻感情抒发

艺术家着眼于19世纪,一个在巴黎城市雕塑大量涌现的时代:这里的半身雕像,塑像和宏伟的建筑物都在揭示着民族主义思想。《sratuomanie》其根基附着于1789年的大革命时代。在旧的政治制度下,雕像只属于贵族和神职人员;《sratuomanie》主张《自由的,非宗教的,爱国的》,这激发了法国公民责任感。
作者因而决定运用法兰西共和国标志作为他一部分作品的标志,以这行政机构的权力象征、强大的国家的最后一个象征性堡垒来体现这个国家的爱国主义精神。《自由,平等,博爱》把法国带向一个在各个方面丰富充实的多元化强国。

阿默尼亚先生使其典雅的《小姐们》和典型的香奈儿与巴黎气势雄伟的男性雕塑相容合,将强大与柔弱相结合,给人以刚柔相济的强烈感受。我们总会发现迷人的女性出现在他的作品中,但在新的作品中他更新了固有的色彩:运用了灰色系列,白色和优雅的黑色,并镶嵌着闪烁的金片。他的作品总是在一个开放的构思,简易的色彩和丰富的细节中体现。巴黎,他美丽情怀最基本的背景,被一种统一的灰色面纱遮盖,阿默尼亚先生的《光辉城市》,他在画作里的大教堂和雕塑中恰到好处的加入了金色。他总是在对历史文化和社会的研究上追求其独特的风格,但这次他分离了他的画——一方面是大众传统的报道,另一方面选择了更趋向于巴黎上流社会面的走向,就像红磨坊,香槟和小女人,二十年代的女孩,以法国为背景进行绘画唤起人们对逝去的法国大革命和共和国的怀念。在他一部分作品里我们会发现一种塔玛拉德兰陂卡的特点,以女人作为巴黎《动荡年代》的象征。二三十年代是伴随着探戈和查尔斯顿舞节奏的年代。不可否认他作品中的每一个女人都是独特的,完全唤起人们对塔玛拉形象的记忆,好像为了表现他是巴黎艺术时期的附属品而将其进行了新的翻拍:例如考克托和可可香奈儿,就像上流社会和夜间活动者的艳遇。

阿默尼亚试图接近对法国而言最重要的两个时期(而且特别针对首都):从十九世纪到二战,这是最能表现政治意识形态和爱国情怀的时期,爱国主义精神表现无遗。

另一方面,通过冷冰冰的雕像和Chantilly皇家城市的青铜,艺术家仍然使人想起了先锋派时期。那时极丰富的女裙,香奈儿的针织紧身内衣。那时那里有蒙巴那斯的探戈,地区间冲突,在革命和世界大战的广场上以四对舞结束韵律感十足的舞会。

那些女人们,在他的作品中无处不在,见证这个丰富而高雅的时期,以一种怀旧的情怀重游这个如今我们正生活的但已被完全重建的地方。

服装上的同时代性表现手法

皮尔•卡丹断言:如今的时尚不再是重新创造新式样而是对过去的再阅读。这一有趣的理论是通过对最近连续几年的观察而得出,这一口号同样符合我们通常习惯与以往时代风格进行比较的心理。时代越久远,衣着的时尚越唤醒我们的记忆。

艺术家第一次转向成衣时尚,这个行为显示他通过一件服装,一件可以构筑未来也可以讨论过去的服装本身,来见证社会的革命。在他的作品中显现的一些服装的灵感来自JohnGalliano,他的高级成装的概念是华丽而又荒诞,服装设计师的设计高雅且令人发狂的专注于女士,他展现了高级成装的灵魂,同时也同样完美的符合并满足客人们的需求。

在阿默尼亚的创作过程中,以COCO谨慎适度的风格,运用丰腴的织物和混合掺杂的图案花样,以追求一种精致的高雅,体现一种极尽奢华的一面。

他作品中的女人都是摩登时代的Marriannes,象征法国总是不均一的,表现出不同的文化和宗教信仰,人们不同的皮肤颜色,和他内心主观与人接触的想法。
并在细节上下功夫,对于光线和阴影,对于在画布材料的运用,总是通过一种内在的个人的观点完全自由的进行创作塑造。

他试图接近两种不同的分析方式:一方面是脸孔,好像艺妓和俄罗斯木制套娃,既自然又远离现实:他们如此完美,独特而又和谐。另一方面,在所有真实和必要方面研究建筑学的细节,为了实现一个整体的完美。
首饰:高尚的艺术碎片,女性引以为傲的对象

首饰源于古代国王和皇子的虚荣心,他们是显示帝国和权贵的橱窗。女人们寻找各种可以佩戴首饰的途径或方式来突出自己的美丽:光辉夺目艳光四射的配饰能使人产生独一无二,以及一种永恒的感觉,同时也是为了让人们记住真正的奢侈并不是属于大众的,而这些少数拥有奢华生活的人,他们所掌握的特权则决定了一切。艺术家作品中的人物维纳斯般的面容,表现得好像另一个时期的圣像。首饰渴望通过精致的雕琢和曼妙的设计变为艺术作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