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东方艺术-财经2009年第2期 > 流拍不等于“崩盘”

东方艺术-财经2009年第2期

期刊名称

杂志名称:《东方艺术-财经》
•主办机构:
•出版:北京今日美术馆东方艺术杂志社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朝阳区百子湾路32号苹果社区13号楼二层今日美术馆
•联系电话:010-58760011转639
•传真:010-58760069
•电子邮箱:artcissy@126.com
•主编及编委情况:主编:张子康 执行主编:杭春晓 责任编辑:崔君霞
•办刊宗旨:《东方艺术》系列刊物以卓尔不群的品质、优雅的阅读感受,和国内最强艺术财经分析阵容的实力,打造第一本为高端阶层服务的艺术类系列杂志
•国际标准刊号:ISSN1005—9733
•国内统一刊号:CN41—1206/J
•邮发代号:36—18
•国内定价:RMB48元
•国外定价:
•港台定价:
•刊期:双月刊
•期刊登证情况:

流拍不等于“崩盘”

2009-03-11    编辑:[杜晓蓓]

媒体、评论家咬定当代艺术不松口

“华尔街风暴”以其不可回避的风力搅乱了整个世界的经济秩序,中国自不例外,而倍受煎熬的中国当代艺术在这场秋季“寒冬”的格局里自然是旧伤未愈新伤又添,各种预测、多种责难的声音此起彼伏,其中不乏了无实质性内容的“标题党”类的文章充斥媒体以其吸引人们的眼球,真所谓你唱罢了我登场。这情形,诚如匡时拍卖公司当家人董国强先生在其博文《金融危机引发艺术品行业媒体狂欢》中所言:
金融危机是眼下时髦的话题,艺术品市场会不会在这次金融危机中受到拖累甚至崩溃,艺术品市场类媒体这段时间铺天盖地的也是这方面的报道。

一些所谓的市场评论专家忍俊不禁地开始说着各种各样的风凉话,展望着中国艺术品市场从此走向衰败的“美好”前景。而媒体恰恰需要这种“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发言,尽管很多内行的编辑们也觉得有些人的说法荒唐可笑,但是为了吸引眼球,为了生存,媒体必须要暂时放弃立场,以满足读者的心理需要。

什么事情都是有内幕的。这是中国老百姓坚信不疑的一个理念。所以,满足老百姓的心理需求就成了一些媒体和一些“市场评论家”义不容辞的责任,也成为他们赖以生存的基础。

看着富人们一掷千金地把钱砸向艺术品,对于很多人的心理刺激是可想而知的。中国的富人是全社会的敌人,这样的思想在各种网络留言上暴露无遗。而艺术品投资和收藏领域恰恰被这伙人所控制,所以,这个行业的覆灭当然也就成为人心所向。

董国强先生的上述看法,是切中要害的。
中国的艺术品市场刚刚起步不过十来年的光景,不成熟、不规范的运作和有悖市场规律和价值规律的虚拍、虚高、假拍现象的盛行,表象的繁荣无论如何也是经受不住金融资本市场的风吹草动的,当金融寒流不期而至,自然会引起业界媒体的格外关注和市场评论家的浮想联翩。由于中国当代艺术在近期大陆、香港已经结束的几场秋拍中频频流拍以及中国近、现代书画“佳绩”连连,“一些所谓的市场评论专家”不仅“忍俊不禁地开始说着各种各样的风凉话,展望着中国艺术品市场从此走向衰败的‘美好’前景”,且其中不乏借此“良机”对中国当代艺术大肆口诛笔伐,大有“踏上一只脚,叫它永世不得翻身”的味道。其实,金融风暴的波及者岂止是当代艺术。
当代艺术虽频频流拍但成交价不凡

苏富比香港10月4日到8日的为时5天的秋拍总成交额近11亿港元(约合1.4亿美元),其总成交额在历年来的大拍中居第三高。但是,如果仔细解读一下有关美术作品拍卖的数据,我们就会发现其中有必要引起警觉的问题是回避不了的。

在这场秋拍中成交中,在春季还是高歌猛进的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却直面了寒流,以往市场追捧的重量级、高价位的艺术家作品,7件拍品5件遭遇流拍,即:张晓刚的《血缘系列:兄弟姐妹》(估价1000万—1500万港元)、曾梵志的《安迪•沃霍尔不远万里来到中国》(估价2000万—3000万港元)和岳敏君的《天空》(估价待询)均无商量的没有使拍槌落下;刘炜于1994年创作的《革命家庭系列三联作》(估价为1200—1800万港元),即便拍卖师无奈和的将估价降至到800万港元,却未能改变遭遇流拍的厄运;此外,唐志冈的《儿童会议系列》、白南准的装置《大肩膀》、培明的《瞎子叔叔》、方力钧的《1996,No.3》以及王广义的2件作品也是逝者如斯夫。必须拈出来说一下的是,曾梵志的作品半年前在2008年5月24日佳士得香港春拍会上的情形形成不啻天壤的对比。他作于1996年的《面具系列1996NO.6》(二联作)以685,165,275港元成交、2005年作的《毛语录》2008年5月31日在金仕发以148.75万美元成交、《跳水—人体姿态研究》2008年5月31日在北京匡时以117.6万元成交。

在秋拍中曾梵志的作品可说是风光依旧,他作于1998年的《Untitled》在2008年10月19日LD佳士得以50.7456万美元成交;在2008年10月5日,他的《无题》、《面具系列》、《面具系列》在苏富比香港分别以571.78、219.22、259.9万港元成交;2008年9月17日他的《MaskSeries》在NY苏富比以108.25万美元成交。
中国当代艺术的领军人物张晓刚的作品在这场强劲的金融风暴中显示出了坚强的抗跌态势,他的《血缘系列:大家庭1号》在苏富比香港秋拍中却拍绩不凡,以2000万港元拍出;紧接着在2008年11月30日佳士得香港“亚洲当代艺术夜场”上,他的估价待询《血缘系列:大家庭2号》又以2642万港元成交,这价格却远远高出被有些市场评论家称之为“撑起艺术市场信心指数重棒”的近、现代书画,这两个超出2000万元的拍卖数据我们能视若无睹吗?
在同场拍卖会上,刘野的《无题》、《红.黄.蓝》也分别以1298、722万港元的高价成交。

此外,蔡国强的《天空中的鹰、眼镜和人们—人》(八屏画)的成交价在此要必要纠正一下,此前有媒体称蔡国强的这幅作品估价1200万—1600万港元,最终以超出最低估价300万港元成交。我查了一下雅昌网拍卖数据,《天空中的鹰、眼睛和人们—人》于2008年10月5日在苏富比香港是以17,460,000港元成交。蔡国强作为在绘画材质和创作理念上具有颠覆意义的艺术家,他给人们带来的思考和启迪是非常深刻的,因而他的作品在拍场上总是激发着收藏家和投资者的举牌欲,而这,是有数据为证的:他的《TwoEaglesgunpowderonpaper》于2008年9月17日在NY苏富比以42.25万美元拍出、《钱袋-为英国皇家艺术学院创作》于2008年10月5日在苏富比香港以482万港元易手、《九二一的烙印》于2008年11月30日在佳士得香港又以422万港元成交。

而成交价在400万以内的当代艺术作品也不在少数,如:方力钧1994年作的《1994NO.8》估价200万至300万港元,成交价为230万港元。当然,低于估价成交的如:王广义2005年作的《大批判—宾特利》,最低估价为240万港元,最后以218万港元成交;唐志刚2004年作的《中国童话》,最低估价为250万港元,成交价为242万港元;刘炜的两件作品《游泳》(1994年作)、《革命家庭》(1992年作),则分别以458万和290万港元成交。
佳士得香港“亚洲当代艺术夜场”总体上除了张晓刚和刘野作品外,其他艺术家作品成交价格均没有超过500万港币。然其成交价的价格指数并不逊于近、现代书画版块。

非但如此,1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