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当代艺术新闻2009.03 > 罗根夫妇Logans--中国当代艺术的美国幕后私人收藏家终于曝光

罗根夫妇Logans--中国当代艺术的美国幕后私人收藏家终于曝光

2009-03-09    编辑:[杜晓蓓]

罗根夫妇(Logans)是谁?

可能美国金融界、艺术圈的专业人士对于这一对夫妇相当熟悉,但是在中国,可能鲜少人知道。他们从90年代早期,就开始作大量的中国当代艺术收藏至今,由于他们从未来过中国,相信一些中国当代艺术圈的大腕艺术家,都不知道自己的作品是被他们收购。

肯特.罗根KentLogan今年67岁,是一名投资银行家。他曾是美国证券银行股权分置部门的总监,之前曾是高盛集团、普惠公司、巴克莱银行及蒙哥马利证券的执行官。他的夫人Vicki今年64岁,曾是丹弗美术馆的宣传部工作人员。他们曾在旧金山工作、生活了十年后,于2000年移居韦尔。罗根夫妇不仅是世界上拥有村上隆作品最多的收藏家,他们也是目前世界上数一数二的中国当代艺术品收藏家。他们拥有张洹、隋建国、方力钧、李松松、林天苗、艾未未、张晓刚、喻红、张大力、岳敏君、刘小东等代表性作品。最难得的是,他们期望艺术品能回归公众欣赏,所以除了开设私人美术馆之外,也陆续将上千万美元的藏品,捐赠给旧金山现代美术馆与丹佛美术馆作永久收藏,在美国造成轰动,对于中国当代艺术在美国的展示与发扬,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不过,在中国可能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这样的事迹,因为衷爱艺术生活的罗根夫妇总是态度低调。有一天,他们的收藏会在中国人面前展示,届时他们在中国能赢得的尊敬,应该也是加倍的。KentLogan说,「收藏不是跟人较劲,也非追逐社会地位,收藏的意义,是从不停地交新朋友的过程当中所延伸的一种生活方式」。这话在烟硝味十足的中国当代艺术生态中,更是让人听来格外感动。〈当代艺术新闻〉在北京特别专访这对态度谦和的收藏家伉俪,听听他们这一路享受艺术收藏的心情,这是俩人首度接受中文艺术媒体访问,在以下的精彩对话当中,你将深切体会到艺术不仅会让拥有者有视野高度,也因为拥有者的心理高度;使得藏品有了更丰厚人文价值。

你们的收藏非常珍贵,而且大腕的作品现在都是天价,如此上等的资产,为什么想捐出去呢?
由于没有小孩,我们把精神寄托在艺术品上了。1997年,我们首先向旧金山现代美术馆捐赠了250幅作品(后来又增加了100幅)。其它作品将会捐赠给丹弗美术馆。对于我们而言,在这些作品所处的时代背景下让它们被公众欣赏是非常重要的。2006年,我们已经向丹弗美术馆宣布,未来将对美术馆捐赠六千万美元在这个美术馆长达113年的历史中,这是最大的有计划的馈赠。这个馈赠内容包括我们在美国韦尔的家,以及附近占地7500平方英尺的美术馆。我们最近一次的艺术捐赠价值三千万美元。这些作品包括安迪•沃霍尔、埃德•拉斯查、辛迪•雪曼、杰夫•昆斯、弗兰兹•亚克曼、卡塔琳娜•弗里奇、村上隆和达明•赫斯特等。

你从何时开始买艺术品,又是从什么时候认真地思考成系统的收藏?
其实我们一开始并不是有企图真的要建立收藏系统。我们对于当代艺术的认识是始于1980年代朋友的介绍、加上Vicki曾经在1970年中期于丹佛美术馆工作过,所以可以说,我们一直跟艺术有一种缘分。1992年,一名画廊经纪人LarryEvans邀请我们到旧金山的画廊逛逛。那一天下午,我们在ModernismGallery买下第一件艺术品,艺术家是MarkStock。而这家画廊的老板MartinMuller从此成为一位挚友,他是我的艺术史启蒙老师。十几年下来,收藏对我而言,不是一种跟人的较劲,也不是出于追逐社会地位的虚荣心。收藏的意义,是从不停地交新朋友的过程当中所延伸的一种生活方式。

谁是你进入中国当代艺术的收藏推手?
汉雅轩的张颂仁是我第一位中国当代艺术的启蒙老师。这些中国当代艺术的第一代艺术家,在世界的艺术史脉络与格局当中,这些人是非常重要的。我购买的第一件中国当代艺术作品是方力钧作于1990至1991年的自画像〈Series1No.3〉、〈Series1No.6〉。这两件作品目前已经捐赠给旧金山现代美术馆(SanFranciscoMuseumofModernArt)。

从1992年开始,你们作了这么久的收藏,你最喜欢的亚洲当代艺术是什么?

我们的收藏,包括西方与亚洲艺术总计大约有900件。在这些作品中,很难挑出哪几件是最喜欢的,不过最近我们把重心放在日本与中国大陆的艺术品上。像是宫岛达男的LED作品就是对日本社会面貌的本能反应与深层思辨之后下的产物;村上隆那些充满挑衅意味的作品也凸显日本对于卡通与漫画的着迷以及这个次文化的发展。相似地,中国的社会改变会持续演进,而且将在新的世纪中,扮演更强大的角色。中国当代的艺术表现,主要来源于社会写实主义与1960年代至1970年的文化大革命。直到1989年中国美术馆举行的中国当代艺术大展之后,外界开始留意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随之,像是张晓刚、王广义、刘炜、李山、张洹、方力钧、苏新平和岳敏君都出头了。

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在2008年秋天确实一路滑坡。这是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第一次造成的巨变,这个现象会影响你收藏中国当代艺术吗?你如何观察现在的市场?

收藏艺术品与是不是最佳的投资标的无关。你喜欢的、你想收藏在家里的,才是真正的收藏。我一路看着中国当代艺术的起伏与跳跃,早期就出现的政治波普与讽刺写实主义还在观念的道路上发展,这两种风格毫无疑问地在世界艺术史中,已经拥有重要地位。2008年,在美国从我们藏品中筛选举行的Half-LifeofaDream艺术展中也反映了这两个重要的面向。在我看来,中国当代艺术好像正面临着一个十字路口,我希望目前的收藏中,再增加刘小东、喻红、李松松、曾梵志、张洹,以及年轻艺术家的作品。中国当代艺术一直是我们收藏的一个向度。这个世纪,是中国的经济实力开始强大并且影响世界的时候,中国的当代艺术不会因为金融危机或是市场的因素而昙花一现,而会随者时间的积累而愈来愈有力量。

在2008年底,中国收藏家与画廊开始缺乏信心、甚至是现金流去作收藏,美国现阶段的情况也是如此吗?
从2006年开始,中国当代艺术已经开始出现被炒作以及泡沫化的现象,我认为这被迫让艺术创作者变得很辛苦。过去的两年,艺术品开始变得太商业化。不过,最近的市场与价钱滑坡,很讽刺地可能也为艺术创作提供了新的机会。要记得,这些过去五年来在市场定义下变得非常成功的艺术家们,在90年代初期开始投入艺术生涯时,不是为了钱而创作。其实,现在是收藏的最佳进场时机,因为大多数的炒家都退场了。

在北京,有一座比利时收藏家Ullens夫妇的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另外,乌利•希克收藏中国当代艺术收藏也相当有名。身为收藏家的你,觉得自己的收藏跟他们的有什么不同?
90年代中期,有两位收藏家很积极地收藏中国当代艺术,一位是乌利•希克;另一位可能就是在下我。乌利•希克经常来往中国,我在美国,所以知道他的人非常多。中国当代艺术永远只是我收藏的一部分而已,而且它们在90年代末期总是经常在美国各大美术馆巡回展出。

你曾经想过在中国打造你自己的艺术中心吗?你会将你的中国当代艺术收藏捐赠给中国的美术馆吗?

我跟Vicki打从心底想要将我们作的艺术收藏有一天「交还」到公共机构,我们很看重视觉艺术在社会档案纪录当中的重要性。文化是定义我们过去文明的成就,因此我跟Vicki都深有体会,艺术作为创作的结晶,应该要被同时代的公众看到、讨论与批评。Vicki跟我一起开始收藏的方式其实就跟美术馆的策展人没有两样,当然啦!我们用的是私人的基金,而不是公共的资源。凭着这个初衷,1997年我们赠予旧金山现代美术馆(SFMOMA)一部分艺术收藏,让该美术馆使用这些馈赠,在往后的十年间一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