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当代艺术新闻2009.03 > 悲观 vs. 贪婪

悲观 vs. 贪婪

2009-03-09    编辑:[杜晓蓓]

从雷曼兄弟倒闭之后,全球金融市场大幅向下修正,各国股市房市成交量和成交价都急遽缩水,从平民百姓到富商巨贾几乎无一幸免于难,艺术市场也跟着进入了寒冬期,2008年全球各地的秋拍几乎没有一家交出好成绩,这和整体经济及金融环境的变化其实是相呼应的。

投身金融产业10余年,各种投资工具都略有涉猎,对于景气循环这件事其实已经见怪不怪了。任何投资工具任何商品一定都有涨有跌,艺术品市场也是一样。讲投资,最常听到的一句话就是逢低买进;逢高卖出!这句话大概所有人都看过听过不下数百遍,只是碰到该执行的时候总是举棋不定,认为高还会再高;低还会更低,判断最高点及最低点本来就是件极度困难的事,即使正确的在低点入场,这个底部如果横向整理时间过长,一样会对投资人造成流动性的困扰或风险。各种商品的景气循环转折都有其专业的判断之道,经济学的供需理论基本上是所有预测的中心准则,但是影响供给及需求的因素何其多,即使再专业的分析师;再资深的业内人士,也常常犯错。但是,不管被投资的标的为何,有一个心理学上共同的判断标准,就是当所有人都看多;所有人都贪婪的时候,理论上就是卖出的时机,这就是大家都知道的华尔街擦鞋童理论;相反的当所有人都悲观,所有人都看空的时候,就该开始买进;开始贪婪了。

问题是,当这个该贪婪的讯号出现时,该怎么个买法才不会让自己的投资身陷泥沼,被现金积压时间过长所累呢?分批分价买进应该是一个最普遍被精明的基金经理人或操盘手所应用的方式,被投资标的与现金的适当比例分配为最重要的思考。.对于艺术品来说,由于其流动及变现性都劣于大多数的可投资商品,因此艺术品与现金部位的比例控制更显重要。

从亚洲当代艺术市场的龙头中国大陆来看,整个市场的交易近几个月呈现的是近乎静止状态,不论年轻小辈或一件作品就拍上百万美元的大艺术家,成交状况都极其不理想,当代艺术的买家几乎全面收手。中国大陆的当代艺术市场从89一直到2000年,几乎都处于谷底的萌芽阶段,2000年之后尤其是2004到2007这几年间,大跃进似的狂飙更是让全世界都不能不注意它的存在,这波随着金融海啸的向下修正,让所有的艺术从业人员及投资人都看傻了眼。不像中国股市与房市从90年代初期迄今,已经经历了二到三波的循环,当代艺术市场自崛起后,这次是第一回的大回档,因此不管是行业内的人,投资人或收藏家几乎都无法因应这波狂潮巨浪。画廊停止营业或裁员减薪、艺术家工作室退租、私募艺术基金面临赎回、博览会招商不顺等耳语一连串的爆出,买画的人不再有热情、卖画的人不再投资、艺术家的工作室作品愈堆愈多,所有最糟糕的状况几乎都在这短短半年内发生了。悲观的气氛充斥着整个当代艺术圈,我认为该是贪婪的时候了!

亚洲当代艺术的整合概念这几年在拍卖行、媒体及画廊的推波助澜下风起云涌,日本、韩国、印度、东南亚等国家或地区的当代艺术顺着这个势一一崛起,但是,我个人认为这一切如果没有中国大陆这个巨大的火车头引领,绝对都没有可能成气候。中国这个庞大的经济体引领周边的国家及地区的发展起伏已是既成事实,当代艺术市场也是如此。这波修正下来,中国当代艺术市场表现特别疲弱,在此所有人对中国当代都悲观,都想低价出清存货,都不愿意再投入的时刻,精明的收藏家应该更积极的搜寻好艺术家的好作品,开始酌量建立部位;买进过去几年因价格过高或涨幅过大而不舍下手的精品,等待黎明的来临,但是切记;底部整理的时间长度未知,现金部位的控管仍然是第一优先。我相信下一波的反弹来临时,中国当代的势头依然会最强最猛,错过上一波机会的投资人或收藏家们;机会来了!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