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当代艺术新闻2009.03 > 我很怀念 当年还有梦想的时候

我很怀念 当年还有梦想的时候

2009-03-09    编辑:[杜晓蓓]

经济海啸,让我感受最深的不单单是各种产业迅疾萧条、杂志广告量下滑的问题,让我感受最深刻反而是人心道德价值彻底沦亡与灭顶,我在这个当口,不管从新闻事件、工作专业素质、人的行为举止,都一再感觉到现在周遭的人那种自私、欺骗、冷血、势力、推诿、自信不足、思想断线,这些充斥在生活中的人性光怪陆离现象,让我感到极度的不耐,尽管,人心不古;蛇吞象,这是好几个世代皆准的人性理则,只是,为什么人在攀爬成功山路的过程中,离成功越近反而越会抛弃原初的纯粹理想?反而越会让自己坐大内心的现实与贪婪呢?似乎,人到达某个高点之后,就会把以前的梦想当做沉重包袱而想要甩掉,也因此让自己离快乐越来越远?..

新旧年关交迭之际,台湾的台北市立美术馆宣布今年四月将推出中国艺术家方力钧个展,虽然北美馆宣称这项展览是属于主动提案、美术馆的主导性还是很强,但美术馆显然还是越解释越让这整件事情陷入更大想象的空间。
主动提案?是基于怎样的背景之下,能衍展出只有这个提案单位知道该主动提案呢?过去,政策不同挫击不少单位向美术馆提出中国艺术家来台展览申请案,这个道理是说得通,但何时美术馆表白了能主动提案申请?又向谁宣达了这项主动提案的可能性呢?为什么只有这一家提案单位知道能来主动提案呢?这里面有太多人为的诡怪,本来就不争事实,根本不会是像美术所言的如此云淡风轻。隐藏在主动提案单位后面就是台北一家根本没有当代艺术经营资历的古美术画廊,这家画廊如何运用研究所同学关系来为这项展览叩关,台北画廊业者无人不晓,而这家画廊目前不断在兜售方力钧作品,引来众多画廊背后的讪笑,也是一个事实。专业经营现当代艺术的画廊为中国当代艺术家请命,且都处处碰壁之余,这家毫无现当代美术馆关系的画廊,如何取得这样的机先?如何串连媒体来成为提案单位?如何拉扯出策展人来冲淡后面商业敏感性?要外界理解这是一项为两岸文化、学术交流开新貌、是一项清心寡欲的非商业性利益的公益事业,除非是这些人把所有人的智商都放一把火烧坏了,恐怕才能够教人信服吧?

我从事件一开始就表明,整件事情不在于方力钧资格合不合,更不在策展人是谁,因为,艺术家只是个筹码,执行事情所牵涉到的单位与个人才是最大黑洞!美术馆对事情解释得五五六六,那是美术馆长期以来就不愿走出门来洞悉市场生态的现实与功利,当然就没有办法深入问题核心,令人感到纳闷的是,这整件情当中,看不到台湾新闻媒体对美术馆政策的监督与提问,台湾艺文媒体在新世纪以后严重式微,这固然显示媒体生态对艺术文化欠缺关注,但是这几年下来,台湾媒体的爆破力确实比不上北京与上海记者对艺术产业的穷追猛打,从传统媒体到网络媒体,不断挖掘问题也不断报导产业力求精进的消息,反观台湾新闻媒体只愿守自己推出展览活动,而为方便作活动拢络官方单位沦为新闻买手,确实与台湾报禁开放之后到90年中期,台湾媒体在艺术文化所带领出的风潮无法相提并论。环境在改变,当然是个客观的事实,可是在这个角色位置的人学会沉沦自己的心、自己的价值判断,则是这个媒体生态不再令人足以取信的主观事实。

这就好像去年年底北京爆发一家外籍画廊严重金钱违信事件,这位画廊负责人二年来把台湾几家特定画廊迷得团团转,为数不少的艺术家到最后甚至都拿不到自己画款,还有艺术家为了这个人搞得人财两失。艺术家基于展览合作,无法料定结果会如此惨烈,这是可以理解的事。不过,画廊把自己常年好不容易建立起来根基抛在一旁,一点性格也不愿坚持情况下,让自己成为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在我的理解,何尝不也是曝露自己对自己信心不够,才会把自己交给别人来管理吗?事实上,发生在画廊这样信心不足问题,很明显是从现代过度到当代艺术经营过程最大的信心危机。掌握变动节奏,适度加入新的经营策略,这本来是产业经营自然的演化,但放到艺术产业就出现这种把自己画廊经营性格交给别人定调的诡异局面,产业经营份子心理素质薄弱与不求专业跃进,在事件中格外令人觉得刺眼。

经济败坏,不是谁的错。但或许在这一波环境与人为瘟疫里面,能够有个机会让大家重新去检讨个人主事风格、行事态度,重新去把因为自己贪婪而丢弃的梦想找回来,也许我们能够再次学会到把欲望降低,理想放远、放大的单纯快乐吧!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