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国家美术2009年2月 > 遭遇最寒冬

国家美术2009年2月

期刊名称

订阅价格:39元/期
优惠价格:187元/6期   374元/12期

汇款方式:
□银行转帐
 建设银行帐号:6222 8012 1489 1000 111
 户名:曹光
□邮局汇款
 地址:上海市虹中路361号B20
 邮编:200082
 收款人:曹光

电话/传真:6547 2002
 

 

遭遇最寒冬

2009-02-12    编辑:[杜晓蓓]

让人又爱又恨的2008年终于翻了过去,如期而至的2009年在金融危机的阴霾下似乎也没有给人们带来更多的新希望。年关将至,听到看到的却是满耳满目“裁员”、“关张”之词。

近来,和画廊的熟人联系业务,不止一次听到黯然地回答说已被解雇;北京、上海——画廊云集的城市,不时传来画廊、艺术空间倒闭关门的消息;头几年随着艺术市场高涨而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的艺术杂志们也水低船落地纷纷停刊,或等待投资东山再起,或从此销声匿迹。就连世界上最大的两家拍卖公司——佳士得和苏富比——也将裁员一事提上议事日程。去年年底,佳士得以业务重组为借口解雇了30名正在受训的新员工,并于近日计划进行业务重组,其中就包括全球性裁员计划。佳士得在全球范围内拥有两千多名雇员,全球性的裁员也是迫于经济危机不得不做出的应急措施。佳士得的老对手苏富比则走得更远,下手更狠。不仅裁员名单都已经公布,甚至连公司的一些重要人员也未能幸免。当代版画部门的负责人克里斯托弗•格拉德以及纽约印象派及现代艺术部的专家、资深副总裁约翰•坦科克的名字都赫然出现在名单上。此外,陶瓷、法式、英式家具等部门的专家也将走人。尽管苏富比这次的裁员主要集中在金融危机的重灾区——美国的分部,但其他地区分部员工的职位恐怕也岌岌可危了。

2008年12月23日的《华尔街日报》刊登了埃文•纽马克对2009年全球经济形势分析的十个预言,其中第八条是:2009年表现最差的全球市场将是当代艺术品市场。他解释道,“泡沫最大的奢侈品市场将竞相寻找底部,如长岛汉普顿海滩的房屋和纽约市中心的公寓。但当代艺术品市场将是其中最大输家。当过去几年投资艺术品的许多人认识到他们陷入了另一场庞式骗局时,艺术品市场也会基本上消失。别指望明年能卖出太多达明安•赫斯特泡在甲醛里的死牛、死羊。”

这话说得未免尖酸刻薄,却一针见血地指明最大的泡沫不在股市,不在房市,却在当代艺术品市场。早已成为全球当代艺术品市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中国当代艺术品市场在近几年的走势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非典”过后的2004年到2007年,中国当代艺术品的价格翻了六倍之多,画廊、投资人、拍卖行、策展人、艺术家……所有人都红了眼,急欲在这从未遇到过的高涨市场中分一杯羹。只是没想到,上半年尚如人意的2008年中国当代艺术品市场,在下半年境况直转急下。表面看是从美国袭来的金融风暴摧毁了一切,其实内里早已是暗流涌动,出现这样的情况是迟早的事,只是在金融风暴的催化下来得更快更猛。用一位批评家的话来说,就是“没有经过学术和时间的检验。”

学术与时间检验得太慢,永远跟不上市场的脚步。一年两季几十场拍卖下来,谁有市场,谁没市场,一目了然,哪里还容得下时间与学术的检验。真要等到时间与学术检验完毕,恐怕早已是人走茶凉。
一月初,国内的2008秋拍刚刚落下帷幕;二月,伦敦佳士得的春拍又要开始新一轮的竞卖。据称,此次苏富比、佳士得和菲利普斯三大拍卖行的春拍夜场总估价仅3840万英镑,仅为去年同期的23%。当代艺术品的价格如此下跌,收藏家愈发不肯出售当年高价买回的藏品,拍卖行征不到好的艺术品,成交率和成交额愈是下降,整个市场就愈是萎靡不振。如此这般,当代艺术品市场一步步陷入恶性循环的泥淖,想要翻身,恐怕还得等上几年。
拍卖行越来越难找到合适的拍品,但事实上他们也不想接手过多的烫手山芋。去年伦敦佳士得当代艺术春拍夜场54件拍品,总估价达到7170万英镑。而今年的这场拍卖,拍品数减少了近一半,总估价也骤降到五分之一的价格,只有1500万英镑。去年佳士得春拍冠军是弗朗西斯•培根的三联画,成交价达到2500万英镑,也是全世界最贵的一幅画。换句话说,这一件作品的成交价,就已远远超过了今年全部拍品的总估价。拍卖行亦希望把接下来的拍卖做得尽可能精简,在为买家提供高品质的拍品和更加合理的价格的同时,也为自身减少不必要的负担,毕竟年景与前几年不能同日而语。

这次佳士得夜场的重点拍品,仍然是培根的作品,《蓝衣男人6号》,估价400万到600万英镑,只有上一件的五分之一。同样一件杰夫•昆斯的不锈钢雕塑作品,去年5月在纽约佳士得曾拍出190万美元(约合95万英镑),而在此次伦敦佳士得的春拍中,估价仅有40万英镑。另两家拍卖行也在估价上做了大幅度的调整,苏富比夜场的总估价不到去年同期的四分之一。

价格缩水得如此厉害,内中其实另有隐情。拍卖行花了大量时间用于权衡拍品的估价,旨在引导人们认为这已是当代艺术品的最低价,期望在最短的时间内重新开始建立市场,为当代艺术品的价格建立一个新的坐标体系。
国际尚且如此。回头看看国内市场,各拍卖行又在为新一轮春拍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即使经济不景气,即使富豪们缩减不必要的开支,即使收藏家不愿拿出高品质艺术品,但工作总得进行,不管有什么困难,还得硬着头皮顶风而上。因为,经济不会永远危机。就算2009是“最寒冬”,接下来也会是越来越温暖的。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