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东方艺术-财经2009年第1期 > 我们爱涂鸦——伦敦街头艺术

东方艺术-财经2009年第1期

期刊名称

杂志名称:《东方艺术-财经》
•主办机构:
•出版:北京今日美术馆东方艺术杂志社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朝阳区百子湾路32号苹果社区13号楼二层今日美术馆
•联系电话:010-58760011转639
•传真:010-58760069
•电子邮箱:artcissy@126.com
•主编及编委情况:主编:张子康 执行主编:杭春晓 责任编辑:崔君霞
•办刊宗旨:《东方艺术》系列刊物以卓尔不群的品质、优雅的阅读感受,和国内最强艺术财经分析阵容的实力,打造第一本为高端阶层服务的艺术类系列杂志
•国际标准刊号:ISSN1005—9733
•国内统一刊号:CN41—1206/J
•邮发代号:36—18
•国内定价:RMB48元
•国外定价:
•港台定价:
•刊期:双月刊
•期刊登证情况:

我们爱涂鸦——伦敦街头艺术

2009-01-15    编辑:[杜晓蓓]

“喜欢当代艺术?应该来伦敦看看。”这话是我说的,不仅仅是因为在伦敦有很多当代艺术画廊,不是因为在这里可以看到大师的真迹,也不是因为这里频繁举行的水准一流的当代艺术展览,我想说的是,伦敦这个城市具有一种强大的精神气质,正是这种气质深深地吸引着热爱艺术的人们,它总是沉静地面对突如其来的改变,总是对那些异教徒或者另类们投以包容和欣赏的目光——万物并作,吾以复观。

街头艺术登堂入室

2008年的5月23日至8月25日在泰特现代美术馆举办的街头艺术展览,是街头艺术第一次在伦敦的大型展馆举行公开展览,这次展览的风格和安排也是别具一格。

泰特首次允许艺术家在其外墙上创作作品,六位艺术家在泰特比邻泰晤士河的南面外墙上面分别创作了六幅巨型的涂鸦作品,这六幅作品都极具个人风格,而且由于尺幅超大,从泰晤士河对面就可以看到,它们吸引了众多的游客,而且此次在泰特现代美术馆展出的街头艺术作品展示了其对于当下艺术实践的重要作用,很多优秀艺术家如毕加索和巴斯奎特等人曾经都受到当时的街头艺术的影响。

“纯天然”艺术之旅
虽然街头艺术这个名词从20世纪70年代后期就开始使用,但是由于其作品的“纯天然”的特性导致了街头艺术一直处于难以界定和持续不断的变化之中。一般来说,街头艺术这个名词可以定义为那些视觉上生动的,迷人的,相对立于文本形式的那些涂鸦和标记。此次泰特举办的街头艺术展览也用其独特的展示方式保持了街头艺术的原汁原味,此次展览的大部分作品并不是在泰特的展厅当中,除了在泰特南面外墙上的六幅巨型涂鸦以外,其他的所品均分布在伦敦各处,泰特美术馆会为观众提供一份艺术地图,上面标记了有涂鸦作品的坐标,而观众们就根据这份地图开始一场独特的纯生态的街头艺术之旅。

有想法你就表达吧
此次展览将整个伦敦变成了一个大的画廊,到处都可以看到或随意或精心安排的涂鸦作品,风格迥异,手法多样,大部分是采用彩色喷料绘制的,也有采用塑料或者纸张粘贴的,还有就是制作好模具直接印制的。虽然这些街头艺术千奇百怪,但是有一条涂鸦的精神贯穿其间,那就是纯粹,丝毫没有功利,完全的自我表达,虽然主题宏大而磅礴,关于战争,关于爱情,关于自由,但是看不出些许的做作和矫情,比起很多无病呻吟的艺术家来说,这些无名的下里巴人更为超脱更为自我,也正是这些看似破坏了城市的整洁和和谐的作品保留了这个城市的精神内涵,兼容并包,有容乃大。虽然大部分的作品都是佚名艺术家创作的,但是我惊叹于他们的创作才华和热情,它们用一颗诚挚的心创作出来这些纯粹的甚至脆弱的作品,同时也钦佩英国人的接纳能力,被变装的女皇,恶搞的明星和政客,辛辣的讽刺,都赫然的招贴在建筑物的外墙之上,也许你会觉得刺眼和不适,不过反思之后,给你留下的是深的敬佩。


(这也不禁让我想到北京,据称798里面建立了一个被企业资助的涂鸦墙,涂鸦出美好的中国大地,这种赶鸭子上架的事情最好少干,不要仅仅追求形式,应该看重精神内涵,比较而言,我宁愿去保留在南池子墙上一大片一大片的“办证”和小广告,也不要798里面这面丑陋的涂鸦墙。因为那小广告才是真实记录了城市发展历程和内涵的真实写照,人为制造的涂鸦墙,不过是劣质而且有害健康的粉底。)

班克西Banksy:伦敦涂鸦大侠

在伦敦,提到涂鸦,就不能不提一个名字—班克西。但是这位杰出的涂鸦画家却极为神秘,他的真实身份从来没有被正式公开过,即使是现在已经名声大噪,很多作品价值几十万英镑,他依然是我行我素,隐姓埋名,虽然他的作品遍布大街小巷,但从来没有人抓到他“作案”的过程,他已经成为了伦敦的一个传奇。

班克西小史
有资料称班克西出生于1974,在英国名镇布里斯托,父亲是一位印刷厂的工程师,班克西很小就辍学,14岁就开始创作涂鸦,从没接受过任何艺术训练,早期作品比较美式,后来因为不满足美式涂鸦,他开始转向用蜡制纸模进行涂鸦,纸模涂鸦除了让班克西在创作时更有自信,他发现纸模涂鸦的视觉重复性与准确的线条质感比徒手涂鸦更能吸引观者的注意,进而刺激观众的视觉印象,于是他的作品就具有了其独特的个人标签一样的风格。
神出鬼没的游侠

西昼伏夜出,隐姓埋名,但是他的低调的风格却掩盖不了他创作的大胆。他的涂鸦遍布英国街道桥梁,在伦敦特拉法尔加广场他写过大胆标语“指定暴乱区域”,在泰特美术馆门外台阶上他写过“小心垃圾”。反战涂鸦挂在了布鲁克林美术馆墙上。他曾一幅真人大小的关塔那摩囚犯画像偷偷放进了迪斯尼乐园,挂了约90分钟后,公园关闭了过山车游乐项目才将这幅作品搬走。在05年他还曾偷偷摸摸地将自己的涂鸦挂到大英博物馆,挂了三天竟然没人发现。此事让这个著名的博物馆非常尴尬。同样的事情还出现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美国自然博物馆和布鲁克林美术馆里,这一切都使这位神出鬼没的艺术家愈发神秘。

十年来,巴克西创作的作品大多以现实生活和反战内容为题材,风格诙谐幽默,极尽讽刺之能事,比如穿着轮鞋的斯大林,变脸成为猴子的英国女皇伊莉莎白肖像,活动广告看板向大家宣告猴子统治地球的纪元即将到来,以及拿着火箭筒的RCA狗狗….等等。他的作品与其他纸模涂鸦创作者不同之处在于言下之意多于图面上直接传达的讯息,并留给观着相当的空间进行思考与甚至再创作的空间。

有原则的班克西
虽然现在班克西已经成为伦敦家喻户晓的涂鸦游侠,作品成交价格也屡创新高,但是这位涂鸦侠依然故我,坚持自己的行为准则,他坚持一种造反的观念,反主流,反商业,耐克公司曾邀请他为产品设计广告,被班克西拒绝,他的解释:“这违背了一个涂鸦者的基本原则。”不过这并不是因为班克西假扮清高,他曾经和很多国家的艺术家合作进行反战的宣传和创作,都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