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画廊2009.01 > 中国当代艺术的豪门新贵: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 佩斯北京

画廊2009.01

期刊名称
·杂志名称: 《画廊》
·主办机构: 广东岭南美术出版社
·社长  : 徐南铁
·出版  : 广东岭南美术出版社
·杂志社地址: 广州市广园快速路汇景路汇苑街17号
·联系电话: (020)22131512
·传真  : (020)34114312
·电子邮箱: HL

中国当代艺术的豪门新贵: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 佩斯北京

2009-01-14    编辑:[杜晓蓓]

金融风暴席卷而来,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呈现出两端发展的态势,一端是不少中小型艺术机构陷入困境,另一端则是资深的艺术机构开始把握时机,运筹帷幄,逆势而动。在这样大浪淘沙的风口浪尖之际,本刊专访了北京两家特殊的艺术机构,一家是2007年进驻、由收藏家尤伦斯夫妇出资建造的非盈利机构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一家是2008年进驻、由资深画廊集团机构PaceWildenstein开设的第一个跨国分属机构佩斯北京。他们的到来,很多同行认为“有积极的影响,是一个学习和借鉴的标杆”(王新友)“任何一家画廊成功都会带动这个大圈子的成功”(马芝安)。为了方便阅读,本刊针对他们进驻的初衷、运作以及应对金融风暴等问题,将提问内容单列,而将两家机构负责人的回答并列呈现,以收两相对照之效。当然,此处并无让他们“PK”的意思。事实上,他们对同一具体问题的不同解答,恰恰是最有价值、同时也是最吸引读者的地方,因为它既有利于我们宏观考察中国当代艺术的现状,还有利于引导我们深入细节地微观释读。

进入中国的初衷:中国艺术家丰富的创作,中国高速飞涨的经济,以及北京798和上海莫干山艺术区的形成,吸引了很多外资画廊的进驻,如东京画廊、红门画廊、麦勒画廊和香格纳画廊,而2007年和2008年进驻北京798的尤伦斯和佩斯北京是两个不同性质的机构,他们进入中国的初衷是什么,为什么要在中国设立分支机构呢?引起众多关注。

杰罗姆·桑斯(JeromeSans,UCCA馆长):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在北京已经开业一年的时间了,我们很有必要回顾我们在这一年的时间里做了些什么,我们需要知道UCCA为什么存在,为什么开业。尤伦斯夫妇设立UCCA,是为了把中国艺术家奉献给世界的东西回馈中国。其实他们也可以选择在世界的其他地方,在纽约、巴黎,或者其他城市。选择在北京开这样一个实验性的空间有一个目的就是想和中国人一起分享,一起体会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

我们的目的是提供一个舞台来推进中国艺术家和全世界的交流,成为沟通西方国家和中国的大使。我们给地方的观众提供这样一个欣赏艺术的机会,我们也想帮助那些对建筑、音乐、服装、艺术感兴趣的人,在这样的平台为大家展示最好的艺术家。

目前,在全世界的经济危机时期,我们要记得艺术不仅有经济价值也有精神价值,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是一个舞台,让有这样想法的人能有机会发言。我们想强调内容的重要性,对世界、对艺术的态度的重要性。艺术家的工作不是为了市场,他们的工作是为了创造新的思维方式,为全世界提供一种精神空间。有的时候,我们会举办一些活动,邀请不同的艺术家来讲述他们的故事,就是为了让他们能在这个舞台和观众作交流。

冷林(北京公社&佩斯北京总裁):由于现在东方艺术蓬勃发展,已成为世界艺术发展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因此佩斯画廊从2007年开始代理东方艺术家时,就有在中国开画廊的计划。他们每次来到北京都觉得日新月异,觉得有一种活力,需要在这个舞台上也扮演一种角色,形成一种新的文化。Pace很快决定租下798的一个空间,在北京开设画廊的第一家海外分支,这也是国际主流艺术界对中国当代艺术的承认吧。2007年底他们邀请我去纽约Pace,希望我加入其中,对我而言,这是一个新的挑战,因为一直以来我接触的都是中国艺术,对中国艺术比较熟悉,那么到佩斯北京这样一个国际平台,就不仅仅是接触中国艺术,也要接触来自日本的、印度的、欧洲的、美国的艺术,对我来说,这是一个积累国际运作经验的机会。

运作模式:从尤伦斯和佩斯决定要在798设立机构的消息传出来以后,很多同行都很期待,迫切地想了解同行“大鳄”的经营理念和模式到底怎样,是否值得借鉴。

杰罗姆·桑斯:我对活动本身不是很感兴趣,活动只是一部分,重要的是要搞清楚这些活动怎么去做,为什么要这样做。现在谁都可以策划一个活动,这都不重要。我们提供了这样一个舞台,让所有非常有代表性的中国艺术家和国外的艺术家来这里发挥,当然我们也不会忘记年轻艺术家,我们会邀请新时代的年轻艺术家,为他们提供一个空间。我们也希望和其他国家的艺术家进行交流,像新加坡、韩国,以及亚洲其他国家的优秀艺术家和我们都有交流,像韩国艺术家WonJuLim的装置作品就和严磊、艾未未的作品放在一起展览过。我们强调的是一种沟通和对话,让人们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来分析和研究他们的作品。

我们希望这种模式是国际性的,而且应该从中国看外面的世界。我们不排除和外界的接触,但是想做独一无二的,正是因为中国的独特性,我们才希望UCCA能在这里像广播一样,向外面的世界传达一些信息。目前西方国家还存在一些误解,认为中国的艺术家只会模仿,但其实不是这样,所以我们要在这里创造一个新的模式。

冷林:佩斯北京是一个国际性的画廊,北京未来新文化的格局也会越来越国际化。北京不仅是中国文化的中心,也会变成世界文化中心之一,我觉得未来会是这样。像Pace这样是提早去做这个工作,希望能在构建北京新文化方面作出一份贡献。

按道理,只成立三年的画廊都算是新画廊,所经营的应该以年轻的艺术家为主。但因为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特殊性(经过十几年的累积,直至这几年才建立了画廊机制),也会有些成立2-3年的画廊与成名已久的艺术家合作。佩斯北京的合作艺术家范围会比较广,既有成名的,也会有年轻的。

杰罗姆·桑斯:我的工作涉及到不同的方面。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给UCCA一个明确的身份和方向,首先要清楚我们(UCCA)是谁,为什么在这里,方向是什么,我们不仅需要在内部弄清楚,也需要向外界传达这个信息。我们的机构就像一艘船,我是船长,得负责所有的船员,决定这艘船到底要去哪里。我也要负责空间经济的来源,保证我们的机构能正常的运作下去。尤伦斯夫妇创立了这个空间,而我的工作就是要找一些投资者,可以帮忙做我们的项目,因为UCCA是一个独立的空间,不能一直依靠尤伦斯夫妇。我会和一些大型的公司做些合作,这也是一种保障。这些项目和基金会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们会保证正常的运作,但是我也不会妥协,而是会保证空间的独立性。至于收藏则是由基金会来决定把作品给谁,收藏谁的作品,并处理所有和收藏有关系的事宜。
尤伦斯的餐厅、咖啡厅和商店的盈利以及门票的收入对我们有一定的帮助,但因为我们是非赢利的机构,是为了通过赢利来做我们的项目,如果有多余的部分,也都会用在项目上。但目前来看只是一个基础,让我们有走下去的可能,和我们所需要的还有很大差距。

&nb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