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鉴宝2009年1月 > 流拍不等于“崩盘” 缩水昭示着理性——2008秋拍当代艺术市场解析

流拍不等于“崩盘” 缩水昭示着理性——2008秋拍当代艺术市场解析

2009-01-13    编辑:[杜晓蓓]


“华尔街风暴”以其不可回避的风力搅乱了整个世界的经济秩序,中国自不例外,而倍受煎熬的中国当代艺术在这场秋季“寒冬”的格局里自然是旧伤未愈新伤又添,各种预测、多种责难的声音此起彼伏,种种预测之下,如果细研各大拍卖公司的成交数据,不难发现,虽然成交量有所萎缩,但价格合理的重头拍品成交情况良好,这预示着,近期市场的缩量是理性的,恐慌、悲观的情绪不占主流。

苏富比香港10月4日到8日的为时5天的秋拍总成交额近11亿港元(约合1.4亿美元),其总成交额在历年来的大拍中居第三高。但是,如果仔细解读一下有关美术作品拍卖的数据,我们就会发现其中有必要引起警觉的问题是回避不了的。

在这场秋拍中成交中,在春季还是高歌猛进的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却直面了寒流,以往市场追捧的重量级、高价位的艺术家作品,7件拍品5件遭遇流拍,即:张晓刚的《血缘系列:兄弟姐妹》(估价1000万—1500万港元)、曾梵志的《安迪·沃霍尔不远万里来到中国》(估价2000万—3000万港元)和岳敏君的《天空》(估价待询)均无商量的没有使拍槌落下;刘炜于1994年创作的《革命家庭系列三联作》(估价为1200—1800万港元),即便拍卖师无奈和的将估价降至到800万港元,却未能改变遭遇流拍的厄运;此外,唐志冈的《儿童会议系列》、白南准的装置《大肩膀》、培明的《瞎子叔叔》、方力钧的《1996,No.3》以及王广义的2件作品,也是逝者如斯夫。必须拈出来说一下的是,曾梵志的作品半年前在2008年5月24日佳士得香港春拍会上的情形形成不啻天壤的对比。他作于1996年的《面具系列1996NO.6》(二联作)以685,165,275港元成交、2005年作的《毛语录》2008年5月31日在金仕发以148.75万美元成交、《跳水—人体姿态研究》2008年5月31日在北京匡时以117.6万元成交。

中国当代艺术的领军人物张晓刚的作品在这场强劲的金融风暴中显示出了坚强的抗跌态势,他的《血缘系列:大家庭1号》在苏富比香港秋拍中却拍绩不凡,以2000万港元拍出;紧接着在2008年11月30日佳士得香港“亚洲当代艺术夜场”上,他的估价待询《血缘系列:大家庭2号》又以2642万港元成交,这价格却远远高出被有些市场评论家称之为“撑起艺术市场信心指数重棒”的近、现代书画,这两个超出2000万元的拍卖数据我们能视若无睹吗?在同场拍卖会上,刘野的《无题》、《红.黄.蓝》也分别以1298.722万港元的高价成交。

香港佳士得“亚洲当代艺术夜场”总体上除了张晓刚和刘野作品外,其他艺术家作品成交价格均没有超过500万港币。然其成交价的价格指数并不逊于近、现代书画版块。无可否认,今年下半年到现在,当代艺术的拍卖显然失去了昔日的辉煌,成交比率的萎缩和成交价的跌落,都足以说明前些年的“天价”与操盘手的做局不无关系。但是,“四大天王”(张晓刚、岳敏钧、方力钧、王广义)在国际、国内的拍卖并没有出现所谓的“崩盘”的现象。上半年上拍作品共119件,流拍16件,流拍率为13.4%;而下半年至今,共上拍91件,流拍22件,流拍率为24.2%。在金融风暴的格局里,能有这样的成交率和数件逾千万的成交价,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成绩。

佳士得亚洲当代艺术及中国二十世纪艺术部门主管张丁元认为,尽管目前当代艺术市场的表现略显保守,但可以肯定的是全球性的藏家基础依然存在;“我们可以看到有部分作品依然表现出强劲势头,吸引了很多来自海内外的藏家纷纷以现场、电话及在线的形式进行激烈竞投,海内外的藏家对优秀的当代艺术作品的浓厚兴趣和收藏热情依然不减,且仍然具备充足的流动资金在恰当的时机进入艺术市场。目前亚洲当代艺术市场进入了一个理性调整期,当代艺术的买家们会更加理性地寻求艺术品的合理价格后积极出手,由此我们可以看出藏家们在对当代艺术品合理价格的认知方面也更加成熟。”

在我看来,真正有品位、有修养、有眼光、有财力的收藏家、交易商和投资者会对今天的金融风暴持感谢的态度,而那些天价做局的操盘手以及那些靠抄袭、复制、变异西方所谓当代艺术图式的画家会在这场金融风暴中成为衰败的落叶。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