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鉴宝2009年1月 > 熊市不言底 下跌无尽头——全球金融危机下的中国当代艺术市场

熊市不言底 下跌无尽头——全球金融危机下的中国当代艺术市场

2009-01-13    编辑:[杜晓蓓]

2007年5月,我曾经预测:在未来几年内,艺术市场普遍上涨,甚至二三流的艺术品和仿制拙劣的赝品都卖出天价的火暴行情将一去暂不返,新一轮的行情很有可能是,个别版块及其精品力作引人注目,“几只独秀”……

当代艺术面临价值重估

2004年10月,以香港苏富比首次举办的“中国当代艺术”专场拍卖会的初战告捷为标志,沉寂多年的中国当代艺术进入了第一次价值重估时期。从货币经济学的角度来看,流动性过剩无疑是当时的证券、房地产和艺术品都面临巨大价值重估压力的最重要宏观经济背景

长期以来,中国当代艺术一直都没有得到中国收藏者的太大关注。举例来说,2001年1月和11月,刘小东作品《走神儿》先后在广州嘉德2001年春拍和中国嘉德2001年秋拍上露面,估价分别为4.5至5.5万元和4至5万元,但都流标。2006年5月,当这幅作品再次出现在北京荣宝2006年春拍的时候,估价已经变为了70至90万元,而成交价也达到了88万元。正如匡时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总经理董国强曾经感慨的那样:“油画是艺术市场的特例,厚积薄发。人们只看到它现在的热闹,不知道有人1994年用2000元买的画,到2004年曾经还是2000元。这可是整整10年。”但事实上,中国当代艺术在第一次价值重估过程中的表现也许并非“厚积薄发”,而更应该被视为“报复性”的价值重估过程(见图2)。根据全球知名艺术网站Artprice.com的统计数据,2001至2007年,中国当代艺术的总体价格指数累计上涨幅度为780%,而同期全球当代艺术的平均价格指数上涨幅度为233%。与此同时,中国当代艺术的价格成交纪录也被不断刷新,从突破百万美元的价位到突破千万美元的价位只用了短短1年的时间。以张晓刚、王广义、方力钧和岳敏君为代表的当代艺术“F4”作品价位更是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上涨了几十倍甚至上百倍。

当然,在中国当代艺术市场一路高歌猛进的同时,关于中国当代艺术的阴谋论、炒作论、泡沫论、崩盘论和垃圾论一直不绝于耳,多空双方的分歧也越来越大。早在2006年,最著名的中国当代艺术收藏家希克(Sigg)就谨慎地表示:“市场热得有点过,所有作品的价格都被抬高,无论好的还是坏的,没有标准统统飙升。我认为从目前来看,好的艺术品价格并没有到位,但其他大部分却超过了应该有的价值。现在这个市场还不会分辨好与坏。”事实上,在美国次级抵押贷款危机浮出水面之前,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就面临着调整的巨大心理压力。换句话说,即使没有这次全球金融危机,中国当代艺术市场也会出现很大的调整行情,开始新一轮价值重估。全球金融危机的出现只是使这个大规模的调整过程在时间上稍微提前了一点而已。以2008年的秋拍为起点,中国当代艺术开始进入了第二次价值重估时期。

市场开始结构性调整

2007年5月,我曾经推测:在未来几年的时间里,艺术市场的’普遍上涨,甚至二三流的艺术品和仿制拙劣的赝品都卖出天价的火暴行情,将一去暂不返。艺术市场演绎的新一轮行情很有可能是,个别版块及其精品力作引人注目,“几只独秀’”。当时的大背景是证券市场与艺术市场都很火暴,而且几乎完全没有全球金融危机的蛛丝马迹,即使如此,根据我对中国艺术市场的观察,依然发现了中国艺术市场面临结构性调整的迹象,而一旦中国艺术市场发生结构性调整,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调整一定是其中最大的。现在的问题有两个,一是为什么会调整,二是会怎么样调整?(未完)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