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鉴宝2008年11月 > 宣德炉:史上最火的赝品

宣德炉:史上最火的赝品

2009-01-07    编辑:[杜晓蓓]


凡对古玩略知一二的人,皆可得知宣德炉的大名。但如果您查阅宣德炉近些年的成交记录,则会发现一个令人惊异的现象:那就是价格排名前十位的宣德炉大多是清代所制,且价格仅在4至5万元的区间。为何在清代依然有着宣德炉的制作,它们是真品还是仿作,真正的明代宣德炉又是怎样的价格和面貌呢?让我们将目光投向历史深处,探究宣德炉的前世今生。

风磨铜遭遇帝王情趣

时光回溯到公元1428年初,登皇位仅三年的朱瞻基承袭先祖之荫,永宣盛世已初露锋芒,其时国泰民安,万朝来拜,一派繁荣景象。这一年,暹逻国进奉的3.9万金“风磨铜”触动了皇帝改善郊坛、太庙及内廷之鼎彝陈设的想法。在此前的几千年里,中国的鼎器多以青铜铸造,少有用有如此黄金般光泽铜料所制者。于是,一道圣旨传至工部和礼部,用此铜制作一批用于供奉的铜器。

在皇帝的授意下,两部官员翻查史籍记载、研究宫中所藏,最后选定出29种典雅样式,并由皇帝亲自审定了117种图谱,包括鼎、炉、鹤、鬲、簋等器物。最后,在宫廷御匠吕震和工部侍郎吴邦佐等人的督办下,铸造了一批精美绝伦的鼎彝被制作完成。有记载称,其时所造宣德炉不过3000件。

根据著名青铜器鉴定家贾文忠的《话说“宣德炉”》,宣炉的形制多为敞口、方唇或圆唇,颈矮,扁鼓腹,三钝锥形实足或分裆空足,口沿上置耳或腹部置耳,铭文年款多于炉外底,与宣德瓷器款近似。取上等材质、以失蜡法铸造的它外表光滑细腻、内蕴奇光,如女子鲜嫩的肌肤。宣德炉色皮的种类大约有30种,仅斑色就有仿宋烧斑色、仿古青绿色、朱砂斑不等;皮色更是丰富,呈枣红色、猪肝色、甘蔗红、海棠红、桑椹色等多种。

从赝品到真品的进化

宣德五年,这批宣德炉制作完成之后,它的故事才刚刚开始——由域外精铜所制成的香炉,入藏皇家贵族的消息,在宣德五年传遍了京城的大街小巷,令当时的富商、官宦对其垂涎不已。于是,曾经在宫廷中主管“司铸之事”的部分官员,走出皇宫召集原来铸炉工匠,依照宣德炉的图纸和工艺程序仿造。随后,宣德炉“走入”了寻常人家,成为文人墨客的新宠。

自此之后,制作宣德炉之风绵延数百年,历代工匠制作香炉均以宣德炉为范本,并不以本年书款,却在炉底留下宣德年制的款识。于是,在今天的艺术市场上,便出现了各朝各代所制的宣德炉,也使得鉴别宣德炉已成为中国考古学中的“悬案”之一

基于以上原因,有一个问题便很值得今人们思考,那就是究竟怎样材质和形制才算是“真正”的宣德炉。严格来说,宣德炉应当指的是,在宣德三年到五年,由宫廷采用进口风磨铜所制的3000件为真,后世制品应当一律归为赝品。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和观念的转变,我们并不能否认后代假托宣德之名所作香炉,也具有相应的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因此,依部分学者所见,宣德炉这一概念,应当在时间上和标准上予以适当外延,使其成为书款“宣德年制”铜香炉的总称,并可泛指和宣款炉形制相近,但不带款或带有其它款的铜炉,并在此基础上,对各代所制宣德炉予以考证鉴别,不使其担负“赝品”的恶名。

宣德炉也许根本不存在

近年来,有不少学者开始质疑“宣德三年曾批量铸炉”这一说法。这些学者认为,回顾一下历史文献不难发现,“宣德三年曾批量铸炉”这一说并没有被可靠的历史文献所记载。宣德三年的铜炉,目前文物界普遍认为是宣德皇帝收到进贡铜3.9万斤,于是责成吕震和吴邦佐,参照宋代瓷器款式及《考古图》和《博古图录》,铸造出3000件香炉。

这一说法的最初的出处是《宣德彝器图谱》。尽管此书带有1428年的序,它的真实性却有待商议。早在1936年,法国著名考古学家PaulPelliot便详细论证了《宣德彝器图谱》是后世的伪作。根据Pelliot的考证,,最早提及此书的是清乾隆时期的杭世骏,他在1776年发表的一系列短文中提到了《宣德彝器谱》一书。同时期,《四库全书》的编委也见到了和杭世骏所述书名略不同的《宣德鼎彝谱》文稿,该书分为八章,带有1428年的序,到了19世纪该书被扩充到20章。

《明史》中更是从未提及“宣德三年铸?;这一说。一些学者认为,种种迹象表明,《宣德彝器图谱》可能是晚明的伪作。这里笔者并不想否定宣德三年铸炉这一说,因为没有足够的证据;但同样我们也不能肯定宣德三年曾批量铸炉。

提防当代苏作宣德炉

既然解决了宣德炉的概念问题,并且传说中的3000件真品早已不知所踪,那么对于有意收藏宣德炉的爱好者来讲,就有必要了解各代仿作的宣德炉有着怎样的特点。一般而言各代的宣德炉可分为当时仿、明中期仿、明末至清早期仿、清末民初仿和现代仿等几类,


当时仿德五年宫廷封炉不铸之后,当时的监造者将原来的工匠再集中起来,另行铸造。由于原料不足,风磨铜已经用完而不复出,铸工只能以黄杂铜代之,虽做工与以前一般极尽精致。形态更为多变,但铜质终于不及。同时底款有了变化。字数增多,为“大明宣德五年监工部官吴邦佐造”和“工部员外臣李澄德监造”等。

明代中期仿。此时炉的特色是铜色泛黄,器身铸有伊斯兰文,至明末铸造的宣德炉上亦沿此风,多书伊斯兰文,并且楷书、篆书并用。

明末和清初仿造。其时沿用明代的失蜡铸造法,但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