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鉴宝2008年11月 > 崔磊 敢雕板砖才是真大师

崔磊 敢雕板砖才是真大师

2009-01-07    编辑:[杜晓蓓]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对于年轻的中国玉雕大师崔磊来说,写实就是他的创作之道,而为写实而行走于全国各地的采风和源自学院派美术基础的创意,就是他的“二”,由“二”而生的,则是宗教、神话、民俗故事,这三大创作题材,崔磊的全部玉雕作品,都是围绕这三大题材产生的。2008年初,崔磊的玉牌《观喜》荣获得中国玉雕最高奖“百花奖”金奖、《神荼郁垒》获银奖,成为当今中国玉雕界最具潜力的大师之一。

《观喜》取材山西皮影

崔磊荣获“百花奖”金奖的玉牌《观喜》,是一件打破无论从牌面的规格上、观音的形象上,还是创作手法上均打破传统规范的作品。《观喜》的原料,是一块带红皮的和田玉,用一般玉雕艺术家的眼光看来,原料不具备玉牌的形状,如要下刀,必须掐头去尾。这件原料的创作,崔磊琢磨了好几个月,反复思索之下,终于决定采用非常规的方法,在玉牌上使用极罕见的直线边缘,并采用“雕皮不雕肉”的方法,在红皮上做文章。

《观喜》的主题图案,是一位站立的观音形象。在传统玉雕一书中,观音一般是端坐莲花宝座,或者是肃然站立,面部表情慈祥,手托净瓶,整体线条圆润饱满。而崔磊刀下的观音形象,打破了人们对观音的传统认识。《观喜》中的观音,其发髻、脸部造型和手臂动作,完全采用明清陕西皮影造型,带有典型的皮影特征。观音的身体线条,则是台湾木偶造型,修长而俏丽。观音衣褶的线条,有较强的力量感却不显得生硬,体现了崔磊一贯的创作风格。观音身畔漂浮着5朵莲花,象征传统观音题材中的莲花宝座,并配以中国传统的卷云纹修饰。

从艺术风格来看,《观喜》虽然运用了大量传统民俗文化元素,但是整体线条却带有浓厚的当代简约艺术风格,这种当代线条与传统题材的结合,是崔磊玉雕艺术的精华所在。从这件作品中,我们不难看出美院科班出身的崔磊,拥有深厚的美术理论基础,但是传统玉雕技艺和题材,也在他身下留下来深厚的烙印。崔磊在对二者的融会贯通中,形成了自己独到的创新风格。这种风格,使得《观喜》从任何层面上看来,都是一件中国玉雕史上绝无仅有的作品,新造型、新线条、新手法、新题材……崔磊的创新,是他有别于其他玉雕大师最大的特点。

《神荼郁垒》借鉴西方雕塑

最近,磊刚刚从山西采风归来。大量的实地采风,是崔磊区别于其他玉雕大师的一个特点,这在历来注重自我创作的中国玉雕界,显得极为另类——很多人都认为,采风时画家干的事情,不应该是玉雕家干的事情。但是崔磊不这样认为,他觉得,玉雕艺术的生命应该是写实,而写实创作的源泉,就是各地丰富的历史文化元素,不断到深入到全国各地去吸取影响。

百花奖银奖作品《神荼郁垒》,是崔磊将传统玉雕、民俗文化、西方雕塑艺术的一次完美结合。神荼和郁垒是中国远古神话中的一对兄弟,都擅长捉鬼。首见于王充《论衡·订鬼》所引《山海经》:“沧海之中,有度朔之山,上有大桃木,其屈蟠三千里,其枝间东北曰鬼门,万鬼所出入也。上有二神人,一曰神荼,二曰郁垒……”此段引文,不见今本《山海经》,不知何故。除《山海经》记载外,汉代诸书皆有记载。后来,人们为了驱魔避邪,就把神荼和郁垒的形象绘制成中国最早的门神,左扇门上叫神荼,右扇门上叫郁垒。(未完)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