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鉴宝2008年10月 > 实验水墨的境遇尴尬

实验水墨的境遇尴尬

2009-01-07    编辑:[杜晓蓓]

实验水墨的重要先驱者谷文达的作品拍卖主要在海外,价格基本上在30万到100万元之间。如2006年北京保利,其《假篆字》以55万元成交。北京荣宝2008春季大型拍卖会中,谷文达的《水墨世界》以91,840元成交。不见其他实验水墨艺术家的身影。李孝萱被认为是中国当代实验水墨中的都市水墨代表人物,2004年北京华辰春季拍卖的《一个清风的早晨》18.7万元成交,2006年嘉德秋季拍卖的《寂灭的临界》45.1万元成交,康坦普瑞拍卖公司2006年秋季拍卖的《妄想下的距离》26.4万元占据第三高价,而在2008中国嘉德春拍中,李孝萱的《春天到来的日子》虽然估价只有10至15万元,仍然流拍,市场表现波动较大。

06年和2007年,实验水墨有一定的表现。2006年嘉德秋拍,谷文达《遗失的王朝Ⅰ系列之一》成交价44万元,刘进安《陈述》成交价35.2万元,刘庆和《丽水之一》成交价31.9万元,李津《足食者》成交2价6.4万元。北京保利秋季拍卖推出的《指印2006-1》以15.4万元成交,《灵光22号-漂浮的残圆》以15.4万元成交,而中国嘉德秋拍的《灵光67号》以13.2万元成交。2007年嘉德秋拍,王川的《无题1988》8.96万元成交,石果的《团块的截面No.11》7.8万元成交;李孝萱的《都市舛缪的车与躺着的人》估价28至35万元流拍,刘子建《碑铭》(估价8至12万元)和张羽的《指印》(估价25万—30万元)流拍。

008中国嘉德春拍中,除了流拍的李孝萱的《春天到来的日子》外,实验水墨作品则没有一件上拍。总整体上看,藏家的关注点仍多集中在吴冠中、范曾、史国良、贾又福、何家英等名家作品上。实验水墨尤其是抽象水墨在市场反应并不佳,藏家对实验水墨的兴趣远远低于油画。虽然2008嘉德春拍中,天津画家李津的《花山肉海图》以134.4万元的高价成交,创下本人新纪录。但是李津本人作为实验水墨艺术家的身份却多少有点耐人寻味。2008上海朵云轩春拍中,虽然拍卖方在拍卖前的介绍中声称:“中国实验水墨创作充分继承和拓展了中国文化,在学术上已经相当成熟而且影响深远,我们推举一些既具有中国经典哲学或人文精神,又绝不孤立于当代背景的优秀艺术家作品,如刘子建、张羽、魏青吉、王天德等。”但事实上,在朵云轩的这次春拍中,实验水墨全军覆没,魏青吉、刘庆和、王天德、张羽、刘子建这些实验水墨的代表性艺术家的作品全部流拍。

实验水墨的先天不足

实验水墨的尴尬源于其自身的先天不足。正如批评家李小山所说,“实验水墨”的空间究竟有多大?其实,它的双重矛盾从一开始就显得非常突出,一方面,它从传统语汇中脱胎而出,更兼有对物质媒材的绝对依赖,所以它的目的性非常明确,就是要解决本土艺术所面临的当代问题;另一方面,它的外观却是搬用的西方艺术的现成经验,而它对时尚审美的追求又从根本上决定了它及格线很低,似乎“实验”本身成了品质低下的借口。(未完)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