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鉴宝2008年10月 > 谁在给中国当代艺术吹泡泡?

谁在给中国当代艺术吹泡泡?

2009-01-07    编辑:[杜晓蓓]

本文中,我们试图从经济学的视角解答这样几个问题:中国当代艺术何以突然之间受到人们青睐?中国当代艺术背后的国际资本逻辑是什么?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究竟存在着哪几大隐患?哪些经济变量左右着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未来发展前景怎么样?

苏富比:吹泡泡的超级主力

2003年,中国艺术市场开始全面启动,沉寂多年的中国当代艺术市场也得以苏醒。2004年10月,香港苏富比首次举办了“中国当代艺术”专场拍卖会,成交额为2433万元,成交率为94%。这次具有历史意义的拍卖,一举奠定了苏富比公司在中国当代艺术市场中的超级主力地位。自此之后,该公司的每次拍卖都能掀起一阵狂潮,天价拍卖纪录和天量成交额,将当代艺术的泡泡越吹越大。

2005年5月和10月,香港苏富比又接连举办了两场以中国当代艺术为主的专场拍卖会,成交额分别达到了4355万元和7416万元,成交率分别为88%和96%。同前一场相比较,每次都接近翻番,远远超过了估价。2006年3月,纽约苏富比在春季拍卖会上首次开辟“亚洲当代艺术”专场,其中中国当代艺术独领风骚,不仅张晓刚《血缘:同志第120号》、岳敏君《狮子》和张晓刚《航海员(女孩)》分别以98万美元、57万美元、49万美元的成交价位居三甲,而且名列成交价前10位的皆为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作品。

1个多月以后,在香港苏富比举行的2006年春拍“中国当代艺术”专场上,纽约苏富比“中国当代艺术风暴”所带来的连锁反应非常明显:上拍的133件中国当代艺术品,有98%得以顺利成交,每件拍品的平均成交价超过了100万元,成交额更是达到了13978万元,是拍前总估价的2倍多。同年9月,纽约苏富比在秋季拍卖会上继续推出“亚洲当代艺术”专场拍卖会。作为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风向标”,这个专场十分引人关注,而且耐人寻味,65%的成交率大大低于春拍近90%的佳绩,同时中国当代艺术似乎出现了分化迹象,不再集体受宠:虽然陈逸飞、陈丹青和张晓刚等人的作品依然备受追捧,但朱德群、方力钧和徐冰等人的作品却纷纷流标。包括尹朝阳、石心宁和毛焰等人在内的“68后”新生代艺术家的作品却出人意料地以高价成交。

2008年3月,事关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全年走势的纽约苏富比“亚洲当代艺术”专场拍卖会,以2321万美元的成交额和79%的成交率给所有担心泡泡要破灭的人吃了一颗“定心丸”。不过,就在不少人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前景信心十足的同时,也有一些人感到忧心忡忡,担心“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价格冲刺已经告一段落”。因为在这个专场上,估价180至250万美元的张晓刚《2001年第8号》和估价50至70万美元的蔡国强巨幅作品《自动扶梯:爆炸计划》皆意外流标,而张晓刚《绿军装》(估价150至250万美元)和《血缘系列:大家庭第8号》(估价100至150万美元)的成交价也都低于估价下限。

随着近几年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迅猛发展,关于中国当代艺术的“炒作论”、“泡沫论”和“垃圾论”一直不绝于耳。例如,艺术家朱金石就指出:“目前市场上卖出的80%中国当代艺术品以后会贬值”。艺术评论家高名潞也认为:“艺术品价格的高涨,其中自然包含很大的泡沫成分。”艺术评论家黄河清则坦言:“80%的比例还是属于高估,在将来能留下10%都是不错的。更有可能95%都是垃圾。”

中国当代艺术市场是不是充斥着“泡沫”,中国当代艺术会不会成为未来的“垃圾”?在缺乏充分信息和未做实证研究的情况下,我们只好翻开美国当代艺术市场的历史来作一个参考。20世纪末,美国艺术市场经历了从1987年的繁荣到1990年的萧条,许多艺术家的作品价格都下跌了30%~60%,而下跌幅度最大的几乎都是那些在20世纪80年代“一夜成名”的艺术家。波普艺术领袖沃霍尔(Warhol)说:“每个人都能当上15分钟的名人。因为艺术世界就像一扇旋转门,艺术家转进去获得承认之后,转出来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事实上,美国学者科可纳(Corcorna)的一项研究或许更具有说服力。他发现,“在今天创作和出售的绘画作品和雕刻作品中,只有0.5%在未来30年中能够保持市场价值。”这意味着,绝大多数当代艺术都经不起历史的检验。

剖析当代艺术的“泡泡命”

1994年3月,中国嘉德在春拍中首次开辟了“中国油画”专场,这个被誉为“中国当代艺术本土二级市场开端之一”的专场,成交额只有196万元。而到了2007年11月,中国嘉德秋拍“中国油画及雕塑”、“当代艺术”和“影像艺术”三个专场的总成交额已经达到20120万元了。在经历了10年的持续低迷之后,中国当代艺术突然之间备受青睐

我们可以毫不夸张地用“突然之间”四个字来形容2004年以来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走势。“油画是艺术市场的特例,人们只看到它现在的热闹,不知道有人1994年用2000元买的画,到2004年曾经还是2000元。这可是整整10年。”北京匡时国际拍卖公司总经理董国强感慨道,“现在的涨幅超出了我的想象,也超出了所有人想象。”举例来说,2001年1月和11月,刘小东作品《走神儿》先后在广州嘉德2001年春拍和中国嘉德2001年秋拍上露面,估价分别为4.5至5.5万元和4至5万元,但都流标。2006年5月,这幅作品再次出现在北京荣宝2006年春拍的时候,估价已经变为了70至90万元,而成交价也达到了88万元。

中国当代艺术何以突然受到资本的青睐呢?原因有三:第一,中国当代艺术的国际化程度高,便于市场化运作;第二,中国当代艺术的生产周期较长,便于控制供给量;第三,中国当代艺术的销售渠道透明,便于判定其真伪。与此相对应的则是中国书画的情况:由于本土化程度高,市场化程度低,生产周期较短,鉴定难度较大等原因,中国书画就很难受到海内外资本的普遍青睐,不适合用来吹泡泡。正是由于我们提到的这三方面原因,当资本需要在艺术市场上寻找投资对象时,中国当代艺术显然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非常适合吹泡泡。(未完)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