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鉴宝2008年9月 > 文天祥四大名砚之谜

文天祥四大名砚之谜

2009-01-07    编辑:[杜晓蓓]

中国的古砚历史悠久,据传比纸还早,产生于春秋时期。汉代刘熙写的《释名》中就解释为:“砚者研也,可研墨使之濡也”。砚台与笔、墨、纸是中国传统的文房四宝,倍受世人的喜爱。早在唐宋时期,砚就成为文人墨客、皇宫贵族争相收藏之宝,刻砚、赏砚、藏砚成为当时的一股时尚的社会风气。如今,砚台的艺术价值、文物价值越来越受到人们的注重。高档的砚台能作为珍贵雅致的礼品馈赠亲朋好友,特别是经名人篆刻或由名人鉴赏书铭和使用过的砚台,因其艺术性、史学性而更是中外藏家寻觅的砚台珍品。在中国五千年灿烂的历史文化中,很多遗留民间的千古名砚都被世人收藏、传颂。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是我国宋代伟大民族英雄文天祥所作的两句壮丽诗文。千古传诵,激励着无数仁人志士,文天祥本人也以实际行动实践了自己的人生诺言。文天祥历来是坚贞不屈、精忠报国的爱国英雄的典范,受到人民的爱戴,不少地方都建祠纪念。而他又是一位伟大的诗人、散文学家,他象其他中国古代文人一样,对砚的收藏、选择和使用都非常讲究,特别是他使用过的几方砚台流传很广的四方古砚:玉带生砚、正气砚(又名岳飞砚)、日月星辰砚、绿端蝉腹砚、并称为文的四大名砚,并各具特色,在历史上留下了许多广为流传的佳话。

“玉带生”砚

砚材采自端溪,呈紫色,质地细润。砚侧匝绕白色带纹一道,因名之曰‘玉带生’此砚高3.6公分,长17.3公分,宽5.5公分。长方形,式如舌状。砚面光素,室浅凹,池如半月。上方镌篆书“玉带生”三个字。周侧用篆书字体精刻文天祥自撰的砚铭:“紫之衣兮绵绵,玉之带兮磷磷,中之藏兮渊渊,外之泽兮日宜。呜呼!磨尔心之坚兮,寿吾文之传兮。庐陵文天祥制。”在砚谱和其他有关砚的记载中,称之“玉带生”而又名实相符的砚品极其罕见。这砚之腰际环绕一条白色、黄色或绿色的石脉,形如玉带,故以之名砚。这条石脉属地质学上的方解石,由于与全砚的石质紧密结合成为一体,而又美观悦目,所以“物以稀为贵”,令爱砚者高看一眼。

“玉带生”历来颇受后人推崇。关于玉带生砚名由来的记载,最早见之于元代杨维祯《玉带生传》一文。杨维桢撰《玉带生传》一文述其故事:“玉带生”是文天祥家藏的一方端砚,因其腰间有一条白色玉如带,所以称之为“玉带生”。砚旁有文天祥所篆刻文44字:“紫之衣兮绵绵,玉之带兮潾潾......庐陵文天祥制”。文中还叙说:文天祥生前以端砚“玉带生”转赠谢翱,并有嘱语,另谢翱终生感念不忘。文天祥殉国后,至元二十八年(1291)冬,谢翱携砚赴浙北庐陵山中,在文天祥的忌日,与吴思齐、严侣等登严子陵钓台哭祭文天祥,写下了永垂千古的名篇《登西台恸哭记》。谢翱在《登西台恸哭记》中说:“余恨死无以借手见公,而独忆别时语,每一动念,即于梦中寻之。”“玉带生”一直伴随谢翱流浪吴越各地,谢翱隐居于庐陵月泉精舍,也曾用“玉带生”砚秘写《南史帝纪》、《孤灯传》等文。谢翱去世,葬于子陵钓台之南,其砚下落不明。60年后,元至正十六年(1356),杨维桢司理睦州,道出桐庐,谒严子陵祠,吊谢翱荒冢,并访其遗迹,在月泉尘垢之中无意发现了玉带生砚,大喜,待如上宾,置于“七客者之寮”,厮守以终。元末战乱,杨维桢避居海上,写有《铁史》若干卷,用的便是“玉带生”砚。杨维桢去世,砚不知去向。清初的著名学者朱彝尊曾见到“玉带生”铭文的拓本,他在《书拓本玉带生铭后》一文内称此砚“石产自端州,未为绝品,其修扶寸,广半之,厚又微杀焉”,“旁刻以铭,书用小篆,凡四十四字。朱彝尊在作《玉带生砚歌》,玉带生,文信国所遗砚也。予见之吴下,既摹其铭而装池之,且为之歌曰:“玉带生,吾语汝:汝产自端州,汝来自横浦......”

数百年后,清康熙时“玉带生”重现民间,为清代苏州巡抚宋荦所得,后被乾隆皇帝收藏,最后被乾隆帝编入《西清砚谱》,属所收240方砚中的第71砚。砚由乾隆收藏时,砚侧又加刻了一首“御铭”,其中有“激切尽节易,从容尽节难”这样对文天祥高度评价的句子。砚背更刻上了乾隆写下的《玉带生歌》铭文。由此可见,乾隆皇帝对文天祥“玉带生”砚的重视。但过了不久,玉带生砚又流落到了民间。清人平步青在《彼外擂屑》卷二中就记载了此事:“道光二十四年甲辰,吴文节公文铭抚江西,疏请以文信国公从祀至圣庙廷,盖由信国十九世孙瑞昌东川方伯柱之请。方伯复校刊《文山集》二十一卷行世,又以重价购得玉带生砚及青原寺诗琴藏于家。发逆(指太平天国)乱后,琴拓本尚多有之,琴与砚不知存否。后在清末民初徐珂编撰的《清稗类钞》中有叙述:玉帶生硯,乃端州產,石質非上品,以硯有白線一痕,故名,為宋文天祥故物,謝疊山、黃石齋均曾寶藏。道光時,歸吳人某。同治時,粵寇李秀成陷蘇州,頗嗜書籍古玩,亦珍儲之。合肥李文忠(李鸿章)公克蘇州,得此硯,傳三世。後藏偉侯襲侯國杰家。据此文记载,玉带生砚民国初期都在民间流传,后不知何因又入皇宫了。值得庆幸的是,玉带生砚几经战乱,流落各地,得已保存在北京故宫。但在解放初期,时局动乱,国民党政府蒋介石退居台湾,玉带生砚连故宫很多的珍贵文物一起迁往台湾(故宫文物南迁),后收藏在台北故宫博物院至今。玉带生砚也是文天祥四大名砚中现唯一存世的稀世名砚,实在幸矣。

正气砚,又名岳飞砚

砚为长方形,呈紫色,背后镌刻着南宋抗金民族英雄岳飞手书的“持坚守白,不磷不淄”八字砚铭。岳飞被奸相秦桧杀害后,它几经辗转,后为爱国诗人谢枋得所收藏。谢得此宝砚后,在砚侧镌楷书:“枋得家藏岳忠开墨迹与铭字相若,此盖忠弄故物也,谢枋得记。”谢枋得(1226-1289),字君直,宋理宗宝佑四年(1256),与文天祥是同科进士。这两位“同年”,因理想和志趣相同,从此便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咸淳九年(1273)十二月十三日,谢枋得把珍藏多年的岳飞端砚送给诗友文天祥,以寄托自己对文天祥的殷切期望。文天祥接到此砚,欣喜异常,爱之如珍宝、他理解谢枕得的情意,于是也在砚侧镌刻铭文存念:“岳忠武端州石砚向为君直同年所藏,咸淳九年十二月十有三日寄赠,又自撰铭曰:砚虽非铁难磨穿,心虽非石如其坚,守之弗失道自全。”此砚流到清代道光年间,被东阳令陈海楼履和于都门市上得之。

光绪甲午年(1894年),此砚被安徽督学吴鲁(清代状元)在皖南所得。获此宝砚。吴鲁极为至喜,并将自己的堂号“肃堂”改为“正气砚斋”。吴鲁在他的《正气斋文稿》中亲笔记录:“余家藏正气砚,为岳忠武故物,背镌忠武‘持坚、守白、不磷、不淄’八字之铭,旁镌文信国(文天祥)之跋,下镌谢叠山(谢枋得)先生之记。三公皆宋室孤忠,得乾坤之正气者也。旧藏商邱宋谩堂先生家,因名之曰正气砚。甲午秋,余得之皖南,如获重宝。”吴鲁获此宝砚,至他逝世,正气砚在他身边揣摩了18年。吴鲁逝世后,正气砚由在老家晋江县钱塘村的儿子吴钟善保存。吴钟善得到了岳忠武砚之后,遂将自己的书斋名改为“守砚庵”。他在《守砚庵记》一文中写道:“先君尝得岳忠武遗砚于皖南……旧藏商邱宋氏,以正气名其砚,先君因以名其斋。钟善编次先君遗文,又以正气研斋名其集,亦先君遗志也。其石则端州产地,纵九寸有奇,形圆而椭。”此正气砚被吴家收藏了数十年后,在文革期间,离奇失踪,从此下落不明。据现居香港的吴鲁四世孙、著名书法家吴紫栋先生曾刻了一方闲章“家藏岳飞砚五代七十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