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鉴宝2008年9月 > 中国没有真正的现代国画画廊——荣宝拍卖总经理刘尚勇专访

中国没有真正的现代国画画廊——荣宝拍卖总经理刘尚勇专访

2009-01-07    编辑:[杜晓蓓]

在当前的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上,中国书画和当代艺术两大板块,无论在成交量,还是在成交额上,都可谓是旗鼓相当,堪称艺术品市场中的两大支柱。然而,在画廊这一级的市场上,经营中国书画的画廊与经营当代艺术为主的画廊却存在这较大的差异,不仅交易稀疏,而且精品难觅,远逊于局面火爆的当代艺术画廊界。为何二者有着天壤之别的差异,中国画画廊在当前火爆的艺术品交易产业中为何会落得如此尴尬的境地。为了求索问题的答案。带着这样的疑问,本刊记者走访了中国画画廊中的翘楚,百年老店荣宝斋下属荣宝拍卖公司总经理刘尚勇。

鉴宝:众所周知,荣宝斋是一家老牌的画店,在中国书画的经营上采用的是寄卖制,请问这样的制度是否会制约中国画廊业在当代的发展?

刘尚勇:说到中国画画廊,就一定要说到荣宝斋,作为中国画画廊中的翘楚,荣宝斋的历程,折射出了中国画画廊的变迁和成长。百年前,当荣宝斋由其前身松竹斋更名之后,便由一家经营宣纸、笔墨的店面,逐渐成为以经营名家书画为主的画廊。早先,进京赶考的文人和画家,受经济所迫,往往会将自己所藏、所绘的字画,交予荣宝斋,由其代为销售,这种被称为寄卖的形式,由此延续发展,成为了经营中国画画廊的特色。

这与源于西方的现代画廊制度大不相同,西方的画廊是在代理人职能逐渐健全的基础上产生发展而来的。在艺术和社会环境的影响下,随着艺术市场的兴起,在西方画家与收藏者之间出现了具有中介意味的代理人,由其实现画家与收藏者的沟通,进而实现交易。这种代理制结构更为合理,既有生产者,有使用者,也有经营者,三角关系很稳定,各方尽职尽责,避免了直接的矛盾和冲突。当其逐渐地完善和发展,就演变成为了现代画廊制。从目前来看,用这种方式运作油画和当代艺术,效果还是不错的。但将其运用到我们的国画经营上,则出现了不适应的状况。例如,荣宝斋在上世纪60年代以前在采用寄售制的同时,对个别知名画家的画作,以固定的价格,垄断的方式,进行买断经销。但当改革开放后,这种制度一下子便被冲垮了,而在此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中国书画价值体系也不复存在。源于市场经济的作用画价不断地起伏,这使得画家不再认可旧有的这种几乎一成不变的收购价格,垄断性经销的方式,转而寻求新的销售途径,画廊被离弃了。如前几年风行的画家各地走穴,既是其表现之一,定价权重新回到画家手中。

鉴宝:对比中国画画廊,您如何看待国内当代艺术画廊对现代画廊制的引进?

刘尚勇:从目前的中国来看,在画廊的经营上并存有以上两个体系,一个是以“798”艺术区内画廊为代表,以经营油画,当代艺术为主的画廊,完全地将国外成熟的画廊经营理念予以移植,以相对标准的商业操作方式经营艺术品。另一个则是继续以寄卖制的方式经营中国画的国画画廊。从宏观的角度来看,西方的现代画廊制显然是先进的,作为一种成熟的商业操作方式也是新颖的,是过去中国所欠缺的。但其是否能在中国获得成功,进而成功移植借鉴到中国画的经营上,在实践中还有一个漫长的过程。作为经营者我们关注的是交易业绩,目前“798”画廊表面上的繁荣,并不能掩盖成交结果上的差强人意,总得有个“适应期”吧。(未完)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