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鉴宝2008年12月 > 马未都 老糊涂专家鉴定书画不可取

马未都 老糊涂专家鉴定书画不可取

2009-01-07    编辑:[ 宝藏网 ]

著名收藏家、北京观复古典艺术博物馆馆长

我为什么不藏中国书画?是因为鉴定难的问题。因为早在我二十几岁的时候,一次有幸见到一场极高等级的书画鉴定。当时中国所有鉴定绘画的泰斗全到场了,七人小组另加上几位专家,一共鉴定5幅画作。最终,10个人10个意见,一人一个意见,全部不统一。我当时非常震惊,我想,这些人都是最顶级的书画鉴定家,居然意见不一。意见不统一也很正常,但最后写鉴定结论的时候,存在着诸多问题,这就让我大大丧失了对绘画鉴定的信心。我从那时候开始喜欢瓷器……

画家可能会说假话

司法的真实跟客观的真实不是一回事,二者之间存在差距。我们希望司法真实能够跟客观真实吻合,但真正知道谜底的人可能只有一两个——比如作伪者知道;比如创造者知道。司法中的真实是有错误的,全世界最好的司法制度也是有冤案的,不管你有多好的司法制度一定是有冤案。最了解绘画的首先是画家本人,我承认这点,例如史国良先生曾经谈到的问题。但是,我认为,画家对画作的真伪,却没有决定权,画家不是决定生死的一票。如果一幅画还在画家的家里,画家对它的真伪拥有决定权,但如果已经流入社会,画家就没有绝对权力了,因为性质改变了,画家的说法,会掺杂个人私念。不能把每个画家都设想成道德的楷模。这跟犯罪一样,司法上也听犯罪人陈述,也是证据之一,但是只能作为一条,不能作为司法裁定的唯一依据。

我不是画家,不存在假画的困扰,但我存在假书的困扰,我写的书,盗版肆虐。我在打假书官司的时候,我说的话在法庭上只能作为当事人陈述。法律的设定是以道德最低水准设定,而不是以最高水准设定,大家很清楚画家是否能对着内心说话。我们举简单的例子,我在报纸上看到南方小城的画家养了一个小秘,在小秘屋里天天画画。老婆发现了,拎着他耳朵回家,小秘说你走就走,我把留下的画都卖了。画家的老婆对画家说,你必须出具证明,证明那个女人家里所有的画都是假的,于是,画家就出具了证明。社会上的很多问题都比我们想象要复杂,要复杂多得多,我们今天真的是没有办法控制我们民族的“优秀”造假能力。

我认为,画家的意见,在书画鉴定中可以作为重要的一票去参考,或者在投票表决,一票可以顶上两票,都可以,但不能拥有绝对的生杀大权。有很多功成名就的大画家,不认早年的画,这都非常正常。更为荒谬的是,我看到过好多家属拎着一张画,照一张照片,然后在照片后面写上“这张画是真的”——为什么,因为有人给家属钱了,所以家属更应该退出鉴定领域,因为涉及到很多经济上的问题。书画鉴定,一定要抛开经济不谈,如果把经济因素掺进去,任何人都没有办法辨认画作的真伪。

老专家未必权威

在书画鉴定方面,我们国家没有司法鉴定机构,国家有一个鉴定委员会,但不对社会公众服务,很遗憾。另外我国的书画鉴定家没有退休机制,也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很多老专家,已经病得不行了,躺在医院里插管子,还有人找他们鉴定书画,这种鉴定结论,怎能可信?我到老年的时候,绝不给人家看东西,为什么呢?因为人老了,有些时候会糊涂。“专家越老水平越高”的说法,相当于是在说,人的智力和体力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长的,在临死前一天达到顶峰——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而我们中的很多人,就是这种思维方式。

国家没有建立一个良好的艺术品的鉴定机制,这是今天“书画鉴定难”的症结所在。我们应该建立一个政府领导下的鉴定机构,这个机构要得到司法的认可,其权威性要超过社会的公信度,这样才能让我国的书画鉴定逐步走向科学和规范,才能树立真正的鉴定权威。一般那来讲,政府机构的权威性一定要超过社会的公信度,这是肯定的。这就像质检总局认定某个品牌的牛奶里三聚氰胺超标多少克,没有人怀疑这件事,无论那个牛奶的品牌多么具有社会公信度,都没用,瞬间就崩盘。

不应指望拍卖公司

现如今有不少有实力的拍卖公司,在上拍书画的时候,也会请专家做鉴定,但是不应对拍卖公司的这种鉴定寄予厚望。嘉德拍卖公司的副总经理寇勤曾经说过,尽可能地请最好的专家来鉴定书画。但是,真的能请到最好的专家吗?拍卖公司的收入是10%、20%的佣金,而且经营各个门类的文物艺术品,试问这些拍卖公司能在书画鉴定中投入多大的财力和人力?现在的书画鉴定难题都多少?当成本高到亏本的时候,拍卖公司一定不会去做。

当今中国,能够为追求书画鉴定绝对正确而不惜代价的,只有当国家为了维护法律尊严的时候。我曾经为书画鉴定的事,资讯过公安部的有关部门,鉴定中心说书画真伪鉴定没问题,但是成本很高。前段时间,某位著名书画家的太太和儿子打官司的事情,涉及大量书画作品,最后政府出证说全是假的。对于这种司法鉴定,有人说这是艺术作品,不是写字,所以笔迹鉴定中心没有用,人家笔迹鉴定中心的专家说得好:“甭说你拿毛笔写,你就是拿根筷子写我都能鉴定出来!”比如用笔打一个勾,这个勾是有角度的,伪作打的勾差三度,肉眼看不出来,但仪器非常容易就能检测出来,总结所有勾的角度概率之后,一件书画作品是真是假就很容易判断了。

高科技防伪不如高科技鉴定

报道,有家IT公司,弄了一个防火墙,说一周七天之内,谁能攻破就奖励多少钱,结果测试刚一开始,一分钟之内无数个人闯进去……这就是高科技的防伪,我认为不是有用的事。而是高科技的鉴定是有用的,比如画家画画先动哪一笔后动哪一笔是有习惯的,在高清晰的摄像机前,能分辨出他哪笔先画,哪笔后画,后来改的哪笔,用计算机统计分析,就能为鉴定提供依据。

从前,在《红楼梦》后40回是不是高颚续写的问题上,曾有争论,有的专家认为这书全是曹雪芹写的。结果把《红楼梦》的前40回和后40回全输入电脑,看某些词汇和语法的使用频率是否一样。比如“紧张”这个词,后40回的概率降低了,随着再输入两个词一看概率都不一样,前40回是一个概率,后40回又是一个概率,明显就不是一个人写的,即便读起来风格再像。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