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艺术出口2008第八期 > 亚洲策略与艺术基础系统的建立—朱其访谈

艺术出口2008第八期

期刊名称

 

·杂志名称:艺术出口
·主办机构:北京魅可思文化传播中心
·出版:香港结国际文化出版社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望京阜荣街15号嘉美风尚中心1号楼5单元603室
·联系电话:8610-51662393
·传真:8610-64352831
·出品人:李成民
·主编:盛葳
·办刊宗旨:全球战略 服务艺术
·国际标准刊号:ISSN1996-8973
·刊期:单月刊

亚洲策略与艺术基础系统的建立—朱其访谈

2009-01-07    编辑:[杜晓蓓]

1.1997年您就做了新亚洲、新城市、新艺术-97中韩当代艺术展,当时您就提出了一个“亚洲性”概念,这个概念的提出基于什么样的条件呢?这与当时的社会和艺术环境有什么关系?

我当时的认识是这样的:“亚洲性”是建立在最近二三十年间亚洲新兴的资本主义国家、都市文化的基础上的,与传统的禅宗、儒家文化有一定矛盾。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中国、日本、韩国等国家的大城市都逐渐趋同化,整个亚洲需要寻找一种新的特质:对于全球化都市文化的新选择。像90年代的上海出现了高楼大厦林立的大城市风貌,还有亚洲新兴消费文化的也出现。我想从一种亚洲资本主义都市的概念出发。1998年之后,这种亚洲资本主义文化在影响大家的价值观、情感、趣味,尤其是对当代艺术的图像趣味的影响。

2.相对于西方的文化意识形态,亚洲艺术概念有什么独特性吗?

亚洲这个概念最初是由西方人提出来的,西方人的概念主要是指远东地区。亚洲这个概念跟非洲、美洲还不一样,首先严格的说宗教没有一个统一性,另外历史也有一个很大的差别,例如说中国和周边地区的不同,19世纪之前,中国是一个对周边地区的宗主国,19世纪之后中国变成一个被殖民者地区。

3.看到在06年的时候段君的给您做了个访谈,题目叫批评的阵痛中,您说,其实您已经放弃了“亚洲性”这个概念,为何呢?是因为语境的变化还是因为艺术自身的问题?

1990年代末以后,中国作为一个崛起的新兴体系越来越复杂,在政治、经济等各个方面都越出了亚洲性的范畴,从文化看,中国的历史内涵更深刻,如果仅仅是用亚洲的概念来概括中国,很容易就把中国肤浅化,中国在政治、经济都已经不是仅限于亚洲的范围,中国是一个更国际化、全球化的实体。从这点说,亚洲在中国只是一个文化策略。

4.我们了解到您最近比较多的参加韩国、日本的一些艺术活动,而且今年的南京三年展的主题是“亚洲方位”,而且艺术北京的亚洲画廊尤其是日本、韩国的画廊占比例很大,他们所称的“亚洲概念继续深化”,您对此的观点是如何的?

我觉得他们谈亚洲基本上都还是从最早的例如侯瀚如做的广州第二届三年展,主题就是批判和讽刺中国的经济进步、资本主义消费、城市文化进入亚洲后的文化特征。大家都在做亚洲概念,但是在思想论述和挑选作品上,没有越出一个基本模式:用西方的观念艺术、新媒体、波普的手段来做一些亚洲的都市题材。在这些作品中,中国的艺术占了一大半,我觉得中国当代艺术已经越出了亚洲概念,用亚洲概念来论述中国的艺术问题,会将中国的问题肤浅化,现在很多展览都是题目很宏大,但是落实到作品上还是挺肤浅的。亚洲更多的变成一种口号,不能落实到一种实质性的意义上去。

5.请您谈一下中国、韩国、日本三个主要亚洲艺术国家的当代艺术发展现状吧。

这三个国家艺术史发展的脉络基本上是差不多的,清朝以前韩国和日本的美术史基本上是中国美术史的翻版,包括文人画、山水画等。日本明治维新以后,三个国家都在模仿西方的艺术形式,唯一的区别就是有一个时间差,比如日本学习西方化比中国早二三十年,在明治维新就开始了,但是紧接着中国也跟上来,韩国可能比日本晚一点,比中国早一点。中间可能多了一些变体,日本在明治维新的时候产生了浮世绘,韩国有一种他自己的山水脉络。
但总体来讲,三个国家是差不多的,中国唯一不一样的是清朝以前在影响他们,清朝以后一起被西方影响。当代艺术也没有太大区别,体制上,韩国、日本比我们做的更系统、更高端一些,比如说他们的国家政策、基金会、美术馆做的比我们好,国际知名度也好。大家面临的问题逐步接近,只是他们有一些高端的东西我们还没有达到,第二个是杰出艺术家的方面,比如说韩国的白南准,日本的新兴电影、音乐、文学、媒体艺术等在国际上影响比较大,艺术语言上达到的高度比我们高一些。

6.这两届的artbeijing明确提出”打亚洲牌”,你是如何看待的?

可能是为了一种口号或者是招牌策略,在国际上不一定有什么反响,因为他的理论基础没有越出后殖民主义理论框架。我们在语言上没有导致一个真正的亚洲特征的东西,思想论述、基本概念也还是在用西方的思想资源,从这方面来说,并没有建立一个自己判断艺术的标准,还是一种口号和标准策略。

7.觉得这次经济危机对亚洲艺术发展的影响如何呢?会不会对整个亚洲的艺术结构发生新的改变?

经济危机的直接影响还是很大的,比如整个市场,画廊、拍卖的交易量下降,我觉得这与前几年的泡沫有关系,我把它叫做倾销型的艺术市场,像沿海地区大量生产低端的产品一样,艺术市场一直以拍卖为导向,但没有培育成一个收藏系统,只是投机和倒卖艺术品,主要还是一个炒作和倒卖的过程。即使没有金融危机,市场也会冷却,只是金融危机来了,市场就形成了高空挑水式的下滑,因为炒家和投机和占了90%,出现金融危机之后,这方面的资金就断了,出现交易休克现象。这跟过去几年不注意培养收藏市场有直接关系,总体上还是一种好事情,过去几年三四流艺术家被炒作,明年这方面会被淘汰,大家会回到一个优胜劣汰的状态。艺术家大量的订单不会有了,艺术家就有时间思考,能够进行严谨的创作。但是中国的问题还是存在的,过去几年,艺术家、艺术院校、艺术批评家一直在忙市场,没有去打基础,包括学院的课程、教育体系要改革,国外的艺术理论翻译,社会公众的艺术教育等。国家没有资金支持,民营企业也没有资金支持,中国这方面还属于一个原始的自生自灭的状态。没有基金会,中青年的批评家都去做市场去了,破坏了艺术教育和艺术史研究的基础工作,第二就是新的学术创作也没有形成,艺术原创和学术基础受到破坏。想要改变不是一下子两三个月就能回到那个样子,至少需要两三年。
但是最大的问题还是艺术史基础研究、艺术的社会启蒙等基础性的工作没有做好,成熟的艺术市场是建立在这种基础上的。现在中国的艺术市场变成一个头重脚轻的状态,大量的资金都投入到顶端的表面的交易层面,而没有培育收藏家和优秀的创作群体,当交易量到达一定程度后,前面的历史成果消耗掉了,新的学术生态没有建立,创作后劲就没有了,出不了好的作品。这跟金融危机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它是一个需要长期建设的间接基础。

8.在这个过程中,亚洲会不会出现新的当代艺术发展中心呢?北京在这个格局中的地位将会如何,能预测一下吗?

我觉得对日本和韩国的收藏市场影响不会特别大,日本的收藏市场已经萎靡了很多年,这次金融危机的存在与否对日本影响应该不大;而韩国的收藏系统主干部分还是比较成熟、健全的、大的机构都有固定的收藏资金,不像中国,金融危机一来资金全部撤光。金融危机对主干的收藏机构不会造成太大影响,他们不会大量临时的囤积作品。韩国、西方有一大批收藏家,不会买太多的东西,不是为了囤积,而是为了收藏,金融危机对于这部分人来说造不成太大的影响。中国的过去三年的收藏市场错过了一次培育机会,后面要真正形成一个稳定的在收藏群体。
我觉得经济危机对韩日的影响不会太大,但对中国的影响比较直接,尤其是炒家和投机群体。北京是艺术批评与评价、展出的中心,也是收藏家聚集的中心,应该不会有很大的变化,金融危机对其他城市的打击是一样的,反而欧洲、韩国很多人都对中国、北京也抱有很大的愿望,希望中国的收藏家去买他们的作品,虽然这是不切实际的。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