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艺术出口2008第八期 > 当代艺术发展形态和趋势

艺术出口2008第八期

期刊名称

 

·杂志名称:艺术出口
·主办机构:北京魅可思文化传播中心
·出版:香港结国际文化出版社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望京阜荣街15号嘉美风尚中心1号楼5单元603室
·联系电话:8610-51662393
·传真:8610-64352831
·出品人:李成民
·主编:盛葳
·办刊宗旨:全球战略 服务艺术
·国际标准刊号:ISSN1996-8973
·刊期:单月刊

当代艺术发展形态和趋势

2009-01-07    编辑:[杜晓蓓]

现代主义的现代,不是由年代来区分的,而是从现代的现实性和现代性中得到的。决定我们的生活和价值体系的现代主义同时也反映着西方市民的社会伦理观,而现实主义的最深处包含着以笛卡尔的合理性来观察人的人生观和世界观。虽然存在着控制人和世界的规定,但是真理却是人并不是动物或者神,而是一种理性的存在。

人们之所以在实现理性的角度上承认艺术,是因为我们现实生活中的艺术所具备的意义和层次与过去不一样。这是约260年前的事情了,在短时间的艺术体制下似乎还在影响着现在的艺术发展。但是现有的艺术体制中存在很大的问题,很多不好的当代艺术在这个时代被评论、被梳理,好的作品却像商品一样快速的被过滤,作品的分量与商品的分量一样被轻视。


在当代艺术中的遗产与痕迹,只有在艺术家回望自己的发展足迹时才被意识到,这是一种表达自我的现象,但是大部分作品都没有表达清晰,甚至连创作时代也不好猜测。艺术界里画商、批评家、媒体等外部因素的干涉太多,娱乐性的商业主义将艺术家的创作思想破坏掉。


二战以后,西方文化的趋向是由美国主导的,他们掌握了世界市场和文化制度的同时,也把自己所认为的艺术明星推向全世界,这似乎是利用这种手段将世界中心和边缘的理论变得更巩固,但这仅仅是一个全球性的干涉而已。在殖民主义后期,他们把自己找出来的本体性,尝试在了“全球性干涉政策”这个用语上来探究新的方向。


韩国当代艺术也是来源于西方,这是与日本的当代艺术一样被帝国主义过滤而成的,韩国战争以后,美国文化的单向流入,给韩国带来了传统艺术与现代艺术的分裂,这是我们艺术界的伤疤。60年代的四一九、五一六,70年代的维新政权,80年代的5月光州事件等政治上的社会现实背景影响了韩国美术的持续发展。如今,韩国美术存在的最大的问题是一代与一代之间的差异与差距,不同的经历与现实造成了近10年的中断期,这把传统和继承、艺术系谱等都造成了一定的尴尬局面。


现在我们需要做的是把失去的链接寻找回来,统一到一体化的韩国艺术发展中,但是最近的世态更是将美术领域变得更混乱。


用作品的拍卖价格来定位艺术家的价值,而不对这种艺术氛围提出批判和反省的态度反而是一种盲目性的崇拜,所以现在最紧要的是引进对建立基础的投资和给新兴艺术家准备比较好的环境。


最近,美术界的焦点事件都跟金钱有关,大家关注的拍卖市场里仍然气氛沸腾,这种现象好似在重演10年或20年前的兴旺期,这些现象都使画廊的脚忙起来了,而且使他们的眼睛转的更快了。


迄今为止,美术市场的新秩序不再是按照有无艺术本体的价值了,这些标准已经被转化成了用拍卖价格来衡量作品的角度。很多无名的年轻艺术家在短暂的时间内成为艺术界有影响的人物,而大多数中坚力量却不适应这样的现实。在资本主义的理论上,作品热销的艺术家越来越拥有势力成为一种传染现象。美术融洽在资本里,有可能是好事,但是艺术文化环境的力量还不足够在社会底层扩大,以及虚弱的制度与结构,淡薄的艺术家层次等缺点,会造成“这种现象是否是泡沫”的忧虑,假如没有这类艺术家的持续浮出,此类市场结构中,此类资金应该会集中在古玩和知名艺术家身上,并且这些现象会导致美术界的不景气。


树立基础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可是连基础也没有的话,那是一件非常严重的问题,就是在现代时期,买美术期刊的人不到两百万的话,甚至期刊里的信息被看作是使没有什么意义的文章,那是多么悲痛的现实。虽然在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想干就能干的,但是也有很多不想干也得干的事情。有时候,我们为了眼前的利益,有时候忽略了事物的本质。为了过程而忽视目前的社会现实,类似于不把爱情当作最终的目的,而把爱情当作眼前的欢乐是万万不可的,这就是“言论者”要为美术界要做到的事情。


20世纪的影视探究者安德烈•塔科夫斯基觉得艺术的最终目的是让人们关注与人为善的,那么当代的“善”是什么呢?“善”具有什么能力呢?我们关注与人为善的态度有什么益处呢?像包含着没有感动和与“善”断绝关系的当代美术这些问题有什么意义呢?


可是在好似没有善的世界中,没有希望现实的现实中,我们不能绝望,要为自己打好基础。画家必须要潜入到本质上的问题,画廊要回到原来的义务与召唤,消费者要训练分别真假的眼力。


很多资金在流入美术界,但是艺术家的实力不足以让他们满意的话,那些资金汇从我们身边离开而不再回来。他们又会回到关注古玩、近代艺术家等。这样,当代就又可能出现一大批经历贫穷时代的艺术家。所以像塔科夫斯基的遗作《牺牲》里的少年,为了已经失去生命的树木准备水缸,为了证明那棵树不是枯树而是裸木••••••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