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东方艺术-财经2008年第6期 > 景禹潮:在变化中寻找自我

东方艺术-财经2008年第6期

期刊名称

杂志名称:《东方艺术-财经》
•主办机构:
•出版:北京今日美术馆东方艺术杂志社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朝阳区百子湾路32号苹果社区13号楼二层今日美术馆
•联系电话:010-58760011转639
•传真:010-58760069
•电子邮箱:artcissy@126.com
•主编及编委情况:主编:张子康 执行主编:杭春晓 责任编辑:崔君霞
•办刊宗旨:《东方艺术》系列刊物以卓尔不群的品质、优雅的阅读感受,和国内最强艺术财经分析阵容的实力,打造第一本为高端阶层服务的艺术类系列杂志
•国际标准刊号:ISSN1005—9733
•国内统一刊号:CN41—1206/J
•邮发代号:36—18
•国内定价:RMB48元
•国外定价:
•港台定价:
•刊期:双月刊
•期刊登证情况:

景禹潮:在变化中寻找自我

2009-01-06    编辑:[ 宝藏网 ]

撰文/孟繁玮

在近期的作品中,一直以来关于画面表达的述求上,我感觉明确多了。一种对于自我生存体验的深入反思,并试图寻找恰当的语言方式加以呈现,是我这段日子经历的重要变化。

孟:我发现你近年来的作品风格又发生了明显变化,作品中的情绪表达更加明确化了,并且,艺术语言在情绪表达中的角色被增强了,能否简要介绍一下?

景:在最近的画中,我有意强调了个人情绪的表达和语言表现形式方面的探索。就人像作品而言,我力图将人物情绪波动的瞬间在艺术上得到凝固,主要通过夸张、拉伸的形象表达一种极度纤细、敏感的心理体验。使表现对象的表情夸张并概括化、符号化,通过笔触运用、色调控制等绘画语言进行恰当的情感表达和传递。另一种尝试就是以比较细腻的笔触和块面造型,使统一的灰色背景成为画面的视觉重心,阴冷昏暗的河水望不到尽头,画中的人和手中的鱼体现出了两种生命体在同种环境下的生存状态,以及这种现实生活境遇的残酷和无奈。再有就是一类水中形象的人物画,人物一般是直立或正面坐在水中,也有跋涉或漂浮在水中,人物与水景融在一起,追求一种沉郁的美感。笔触比较细腻、干净,色调迷离而朦胧,这也是延续了我一直以来在语言追求上的联贯性。总之,在近期的作品中,一直以来关于画面表达的述求上,我感觉明确多了。一种对于自我生存体验的深入反思,并试图寻找恰当的语言方式加以呈现,是我这段日子经历的重要变化。或许,是日子过得无助而压抑,我感觉到在今天快速变化的中国,这种情绪具有某种普遍意义,而它与我内心的感受、困惑又极为统一,所以才会有着上述一种绘画经验的变化吧。也可以说,我一直是在变化中寻找表达自我的方式,寻找一种更能切合自身内在真实的图像经验。

孟:在这种风格转变的探索中,你觉得哪些画家对你的启发比较大?

景:可能莫狄尼阿尼,或者林风眠对我的启发比较大吧。莫狄尼阿尼抽象而夸张的人物形象,以及他画中特有的精神化特质很吸引我,可能正是这点和我心中想要表达的某种情绪比较吻合;林风眠作品中呈现出的灰色的沉郁情调和色彩倾向,以及简约、概括的人物形象对我的启发比较大,尤其是他出色的对色调的控制与把握能力。
近年来,我的创作又回到表现色彩和线条的具象阶段,高度概括的人物特征,粗犷流畅的线条感,都试图传达出内心情绪的微妙变化。所以,我觉得独立的生活和思想、健全的人格、感情的宣泄和自由表达对于绘画创作至关重要。

孟:浏览你不同时期的作品,我发现你是一个比较重视语言探索的画家。在进行艺术表达时,图像和语言之间存在着紧密而微妙的关系,你如何看待?

景:我们七十年代出生的这批画家在接受美术学院的教育时,接受了对于造型能力的各种训练,也就比较重视对于绘画语言的要求。九十年代以来的各种新潮美术都更加崇尚图像观念的原则,在如今图像逐渐符号化、流行化的潮流中,作品中的技术因素代替了艺术品位,绘画语言也逐渐被削弱。我反对这种缺乏语言的图式作品,所以大学毕业后一直在语言与图像之间进行着徘徊探索,从毕业创作的场景描绘到东方神话题材,也经历过抽象化与图案化的探索阶段,目前又回到带有表现色彩的具象阶段。在十几年的绘画创作中,总想找到属于自己的绘画语言。近年来的创作更加强调画中情绪的明确化、稳定化,并在语言介入情绪表达的探索中积累了一些经验。我觉得个性化的艺术语言可以自由地传达创作个体不可言说的哲学观念,在绘画的过程中完成精神的释放,这是我在艺术创作中的最高希望。

孟:一个画家能够形成自己的艺术风格是难得的,但风格的固定化对于画家此后的艺术探索并非一种积极的状态,对此你是怎么理解的?

景:是的,我觉得风格的固定化,特别是作品图像的固定化会对油画语言的进一步发展造成束缚。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避免将自己陷入僵化的个人模式的旋涡。从我的艺术经历来看,我当年的毕业创作是表现一种唯美化的场景图式,带有印象派色调处理的风格,主要叙述了一种青春的诗意,笔触漂亮、色调朦胧,当时受到了香港画廊的青睐。但我不能接受画廊要求我重复一种风格,我更渴望一种自由宽松的创作环境,所以离开了北京回到山东老家。回到家乡后,我开始探索一种更具精神触动力的观念性的图像,当时对于传统神话题材很感兴趣,就以此为创作基础。我在创作中渐渐发现在油画中选择中国符号性的表现对象,不是一个简单的事。因为油画语言的独特性和中国特有的题材历史往往不能找到恰当的结合点,后来慢慢尝试采用缩小表现对象来削弱形式上的东方性,用意象化的方式简化画面构成,并使用了荷花、树木、山林、云雾等传统绘画的图像,营造出如仙境般的玄秘情调,从而表现出东方神话题材的缥缈与虚幻,“仙女系列”的那批作品也表现出了空灵寂静的感觉。在语言的运用上,注重细腻干净的笔触,在一定程度上使油画语言与东方文化精神获得了相对的和谐。我一直认为,生命体验不能单纯地依照概念化理解,这其中含有某种个性的意旨,不遵从别人指令的自由自在的恬阔境界,才是一种具有玄冥趣味的精神风格。在经历过抽象化和图案化的阶段之后,近年来,我的创作又回到表现色彩和线条的具象阶段,高度概括的人物特征,粗犷流畅的线条感,都试图传达出内心情绪的微妙变化。所以,我觉得独立的生活和思想、健全的人格、感情的宣泄和自由表达对于绘画创作至关重要。这种探索成果也让我逐渐找到了创作的方向,并将积累的经验运用在今后的绘画创作中,在不断的变化中寻找最能表现自我的绘画经验。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