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艺术市场2008.05 > 固本培源 穷源竟流——中国美术学院书法系主任祝遂之教授访谈录

固本培源 穷源竟流——中国美术学院书法系主任祝遂之教授访谈录

2008-05-12    编辑:[吴正诚]

固本培源穷源竟流
——中国美术学院书法系主任祝遂之教授访谈录
文\王萍金靖
书法专业自1963年正式成立开始到现在,走过了45年的历史,在高等院校里,中国美院的书法系历史最久的。当时在潘天寿院长高瞻远嘱的倡议下,在国画系里设了中国第一个书法专业——书法篆刻科,潘院长认为中国文化的精神跟书法的关系非常密切,绘画如果没有传统的书法基础是不够的。设书法科进行系统的教育学习是必要的。
书法专业创办后一大批名声赫赫的艺术家、学者在此执教:潘院长先请来陆维钊任科主任、诸乐三、方介堪、沈尹默、朱家济来我院执教或讲座,还请邵裴子、夏承焘、胡士莹等名家来专门讨论教学大纲。到了“文革”前已经培养多届毕业生,“文革”就断了,中国文化整个断层了。直到1978年,高考制度恢复以后,书法专业又重焕生机。在新老两代教师,特别是在陆维钊老师和沙孟海老师的推动下书法系又重新面向全国招研究生,我们就是78、79这两届招进来的。那时全国百废待兴,文化事业遭到中断的历史情况下,大家人心向往的要把中国的文化恢复起来。可是老人家们都已经80多岁了,特别不容易。陆老在80高龄仍然出来主持工作,终因积劳成疾。病榻之前就把教务事情托付给沙孟海先生,于是,沙老也不顾年迈和刘江老师,章祖安老师担负起研究生指导的繁重任务。王冬龄、朱关田、陈振濂、邱振中,还有我,从大批考生中考选出来,成为了中国美院书法第三代的中坚。我认为这是历史赋予我们的一种责任。最后到底有多大成就,多大的功绩,还是要由历史来品评公论。至少在“文革”断层后,我们担负了传统文化传承、衔接的重任。
美院书法系很早就致力于传统的发展,重视本科基础教育。跟其他美院不一样,我们是每年坚持招生,要把过去牺牲的时间补回来,尤其是“文革”结束以后,中国对外开放,西方的文化进入,在两者融合的大背景下会产生这样那样的问题,尤其是年轻人,对中国已经破坏损失了的东西,你要把这20多年彻底纠正过来,这是很不容易的。大多年轻人很不容易理解,我们就通过大学本科的教育来做到跟传统文化的接轨。我系是坚持做好这方面工作,像修订大纲,传授学生什么样的文化知识?我们要教会他们什么?这方面我们是花比较多心血和时间。2000年,在我们首先向文化部提出后,率先在全国的艺术学校里成立了书法系。书法系到今天已经整7年了,整个专业的历史是45年,在“和而不同”的学术思想同时,我们系也有一个学术思想叫“固本培源”,就是说我们要把自己根源的东西要打好结实的基础,然后开拓创新。开拓创新一定要有本,有源,结合学校“和而不同”的大思路,百家争鸣,百花齐放。所以有很多探索的东西同样可以在我们书法系进行研究,这些探索的东西我们不会简单的教给学生,因为我们自身还在探索,还要不断地修整和研究。这才是负责任的学术态度。在传统的教学中,我们已经奠定了一个很完备而明确的发展方向,完全定位在中国文化艺术所必须遵照的基本规律上。我作为第一任的系主任,所要完成的历史赋予的使命是对既定的好的东西要坚定不移,不哗众取宠,要穷源竟流,要把源和流抓住,不断追寻中国文化的精神实质。然后来启迪我们的学生正确对待中西方文化的个性和特征,来发展我们自己的东方文化,使之能够站在世界文化之林而独具特色。 书法系成立以来,通过很多的学术活动的交流,逐渐认清我们应该怎么走,怎么继承,怎么发展的思路。现在碰到的问题不是过去碰到的问题,现在的学生跟过去不一样,教学要求与手段自然会不同,不可能一成不变地硬性和机械性的继承。教育培养要以人为本,崇尚一种高尚的意境,一种高雅的审美追求,而不仅仅是拿支笔写写字。育人还是要从心开始,心是最根本的。现在一些思潮复杂,风云变幻,文化思想的混乱对我们教育提出更为复杂的问题。我们要理清文化的精髓和糟粕,这显得非常的重要,也特别不容易。总的来讲,书法系现在从教师的引进,人才的培养,教学思路的坚持,都以坚持传统,弘扬传统,发展传统为核心的。在这一点上,我们是坚定不移的。
此外,从教学层面上来看,我们完成了本科,硕士,博士这样的教学体系,现在全系有150多个学生,我们立志培育具备文史哲的修养和造型基础素质,具有较高书法篆刻创作实践能力、理论研究能力和书法鉴赏能力的专门人才,毕业后能够适应不同工作岗位的要求,为中国艺术做出新的贡献。
(本文根据记者采访内容整理)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