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中华美术 > 彼岸的呼唤

精选文章

彼岸的呼唤

2008-05-12    编辑:[吴正诚]

记得昆德拉说过:人往往觉得自己“生活在他处”,总认为此时此地并不是自己的真实存在。人的这一特性在人类的宗教产生的渊源里看得更为明显,几乎世界上所有的宗教,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否定现实的肉身与尘世,把肉身与尘世看成是虚假而不真实的,唯有教义、主和来世才是真实的,是有灵魂的。今天,充裕的物质生活,又使人面临极度物化与丧失想象力的威胁。在我绘画记忆里,好的作品几乎永远在彼岸,作品一旦完成,也就成为个人的一个印迹,“能画出更好的画”却已成为我的信仰,我的宗教,因而,不用旁人鞭策,我也能一个人义无反顾在走下去。在现实生活中,我对“未来是美好的”这句话心存疑窦,因为对于个人来说,“未来”意味着老年与病痛在等待着你。而我相信,只要保持好的思考的习惯,未来的画一定会比现在的要画得好,尽管有不少画家到了老年以后不进反退。
上帝把童真赐与我们,我们却把她存放在彼岸;上帝把真诚赋予我们,我们也把她存放在彼岸。此岸的我们苟且营生,戴着假面具生活。我们向上帝要回自己的灵魂,上帝说,灵魂已被尘土层层包裹着,需要从彼岸取来圣水冲刷干净……。
彼岸没有救世主,没有白童仙子,却有一个拷问灵魂的法庭,据说上帝的选民比较容易通过法庭的审判,因为他们严以律己,多做善事。现在又有一个人站出来说:“我给人们带来了美与艺术,请给我放行,”法官说:“你把作品留下,灵魂自己带走”。据说,要过很多年,作品中的灵魂才能够复活。
作品永远只是一个外壳,一种此岸的存在,只有能够阅读他的人才能到达沟通的彼岸,那是一种“神交”。可以到达忘乎所以的境地。
身在此岸,却时刻遥望着彼岸,想象着的彼岸世界,没有喧嚣、没有颠狂,每个人有一个安身立命之处,安静地做着自己喜欢的事,很多人都说那是可望而不可及的,而我偏不信。
冥冥之中,彼岸传来低沉而殷切的呼唤……。
陈立勋
2007-8-29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