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HI艺术2008.01 > “八五”专题 缘起:善良的有钱人?

HI艺术2008.01

期刊名称

杂志名称: 《Hi艺术》
出品人  : 房方
艺术顾问:伍劲
发行人 主编:李昱
出版  : 《Hi艺术》杂志社
杂志社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七九八工厂大山子艺术区01商务楼309室
编辑部电话:(010)51374016 转编辑部
广告部电话:(010)51374016转广告部
传真  : (010)51374012
电子邮箱: hello.hi.art@gmail.com
网址  : http://www.hiart.infor
 

“八五”专题 缘起:善良的有钱人?

2008-01-14    编辑:[吴正诚]

(尤伦斯中心现场)
尤伦斯夫妇(Guy&MyriamUllens):尤伦斯男爵经营家族生意逾四十年。他于2000年退出商界,和妻子一起从事慈善文化活动。现在担任古曼东方美术馆、英国泰特美术馆等博物馆和艺术中心董事;11月最风光的肯定是这两口子,非常慈爱地摆了中国当代艺术一道。

660人的“烘趴”

11月2日是尤伦斯开幕展的第一天活动,听说是一个有660人参加的VVIP聚会,一定要持白卡才能进入,我们不知道这660人有没有像大熊猫一样那么宝贵,但我们知道这么做,绝对是正确的,看来来的不是假尤伦斯。这就是有钱人喜欢玩的“身份感”游戏。

那天晚上,我拿着吕澎的白卡进入到了所谓的最后一关,我沉浸在进入的快感当中,我想这就是花大钱请公关公司的理由,人需要被分为三六九等。那660人到底是什么人,有什么玄妙,我也不想知道,要不是做编辑,他们在我眼里就是陌生人,陌生人就和灰尘一样,和我没有具体关系。看看这些持白卡的老外,很认真地穿着不是当季流行的高级时装,在这些不怎么看得懂的作品前溜达,中国艺术家还是一堆,老外和家里的孩子们一堆,彼此很亲切地微笑,单从面相上来看,大家都很可爱。我的善良和愚蠢又来劲了,这是做编辑最要命的,不过很快,主持这次展览的公关公司—罗德公司就给我打醒了。

前面我已经说过了,他们对待这两个夫妻俩就像对待小宝宝,首先我觉得这是值得尊敬的,拿多少钱就应该做多少事!大家都是拿辛苦钱的,本不应该跳出来说人家,但是辛苦也止不住时常会发作的愚蠢,我深有体会。

搞所谓的团结

我们准备了大概10个问题给尤斯夫妇,但却被罗德公司巧立名目拒绝了,记得其中一个问题是:“为什么要进驻798,装修加房租是不是都要超过当年买这些作品了?”这个问题罗德公司觉得他们就可以代替这两个大宝宝回答,他们是这样回答的:“不要老提钱的事情,尤斯夫妇完全是被这个空间所震撼!”我只能说我很久没有听过这个词了,我相信“大宝宝”不会考虑钱,因为钱只是我们这些每个月拿死工资的人才会考虑的事情。但是很奇怪,总是我们这些新时代的穷鬼去保护那些有钱的“大宝宝”。其他还有一些问题,也遭到了质疑,这让我想起采访八五艺术家的时候,听说他们的展览曾经都遭到过质疑甚至是封杀。20年过去了,一个想用自己的眼睛去查看这段历史的年轻人也遭到了公关公司的攻关。20年前,八五这些艺术家不也是想尝试使用自己的大脑吗?我想费大为是相当成功的,成功不在于要不要重新评价这段历史,在我们看来,历史就是老褶子,比哪一条褶子是先出来的还是后出来的,完全没有意义,我浅显地认为,成功之处在于直指艺术界或者正在靠近艺术的什么人,都莫名其妙地学会了腐败,这种腐败来源于一种不识别真正身份的所谓的团结和遵守某种默认的秩序。

得盖大房子

在“大宝宝”的收藏生涯中,中国的画廊主、批评家、学者和艺术家让他们大开眼界。比如,在美国经营画廊的吴尔鹿曾经给他们很大影响,曾经“大宝宝”这样说过:“当我首次见到吴尔鹿时,他自己住的小公寓中挤满几百件作品,我真担心万一它们塌下来”。他们第一批买入的是艾轩与王广义的作品,后来通过吴尔鹿的介绍,也认识了一些画家朋友,尤伦斯总结自己30年的收藏经验,指出收藏家首先应该热爱艺术,其次,应该虚心学习,广结朋友网络。1991年,他在香港认识了经营画廊的张颂仁,在一个大车房里看到了很多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作品,一时兴起买了几张方力钧与刘炜的作品,自此之后便不停收藏中国前卫艺术作品。“大宝宝”30年才开窍,终于明白了在中国混哪个圈子都需要“关系”,老外那一套看起来很没有人情味的做法在中国绝对行不通,所以可以解释得通,要想继续在中国混,必须得把房子盖大,最好是殿堂的感觉,中国人吃这一套。

凭啥不能卖作品

今年让尤伦斯夫妇的名字频频走上报端的是他们委托苏富比拍卖英国绘画大师特纳的14件作品的消息。过去20年,他通过参加拍卖会和购买的方式收藏特纳的水彩画,大部分都放在日内瓦自由港,而这次脱手拍卖的14幅特纳作品估价高达1000万英镑到1500万英镑。特纳是当今英国拍卖市场最受欢迎的艺术家,去年6月《蓝色里吉山》以580万英镑的价位被拍卖,成为英国史上最贵水彩画。而尤伦斯夫妇收藏的这批作品绘于19世纪上半叶,描绘了英国颇具魅力的沿海风景,以及瑞士、德国、意大利等处的景色。其中一幅名为《弗鲁爱林的鲁塞恩湖》的瑞士风景画,描绘了瑞士鲁塞恩湖雪后初晴的景象,可能创作于1807-1810年间,估价在200万到300万英镑之间。我在想人家凭什么不能卖出作品,人家货多了去了,没有必要把谁当宝贝,又不是自己家的孩子,就这个问题“大宝宝”在最近一次网络采访中是这样回答的:“当然现在为止,我现在已经72岁了,有一些事情不可能抱着到下一个世界,所以要做一些选择,要把精力集中在哪一方面,精力肯定要集中在中国当代艺术这方面,我们不能什么都做。可是我们夫妇除了艺术中心以外,还有很多其他的事情要做,想什么都有,什么都做是不太可能的,所以当时做了一些选择,把特纳的作品卖掉,当时非常心疼,是自己非常有感情的收藏作品,虽然当时非常心疼,可是要平衡整个艺术中心,需要很多的资金来投入,所以要把精力集中在这方面,现在一点不后悔把特纳的作品拍卖掉。”聪明,把重点放在中国就对了!所以说“大宝宝”首次公开亮相是需要摆鸿门宴的,这样说有些过分了,人家也许就是想和老朋友聚一聚,这是罗德公关的解释,但愿如此,因为谁都会对自己曾经积极参与的年代表达“丰盛”的感情,这夫妻俩对中国当代艺术的收藏主要来源于80年代,我想他们怀念80年代还有一个小原因就是那年头买作品,艺术家和画廊都不会那么装逼。所以摆鸿门宴也是符合目前现状的,艺术家和作品需要被供起来,否则人家不给你货,那不干着急呀!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