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艺术与投资2007年第1期 > 名家书画“完全佚名”造假法

艺术与投资2007年第1期

期刊名称

《当代艺术与投资》&《艺术与投资》杂志社
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
电话:010-59789041
传真:010-59789041
邮编:100015
邮寄信箱:100015-87信箱
编辑信箱:cnysytz@yahoo.com.cn
网站:www.ai-magazine.cn

广告总监:白瑶
广告热线: 13911531909 / 010-59789530-857
广告信箱:iloveartbaiyao@126.com

广告代理  ADVERTISEMENT AGENTS
上海佰思伯乐广告有限公司
Shanghai Bestpro Advertising Co., Ltd.
Tel: 021-63010499


征订信息

一、邮局汇款
邮购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
 100015-87信箱
邮编:100015
发行信箱:cnysytz@yahoo.com.cn
征订热线:010-59789531-618
传真:010-59789041

二、银行汇款
开户名称:北京伊德赛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开  户  行:北京银行酒仙桥支行
帐  号:01090332000120109057940

定价  PRICE
CNY10  HKD50  USD15  NT120
每月1日出版  Published in 1st per month


主管主办:内蒙古日报社
社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新华大街61号
出版人  高平   邱晨枫
总编 夏季风
副总编  左靖  卢迎华(特邀)
执行主编  董冰峰
编辑/记者  常旭阳、王昱臣、 谷静
设计总监  黄立慧
美术编辑  齐学芮  灿飞

国际标准刊号  ISSN1003-9341
国内统一刊号  CN15-1078/Z
广告许可证号  1500004000260
法律顾问 戴和平(浙江浙联律师事务所)
 

名家书画“完全佚名”造假法

2007-08-16    编辑:[吴正诚]

黄鼎
在经济繁荣、书画“洛阳纸贵”的年代,名家手迹几乎是寸纸寸金。于是,社会上的许多人在不知不觉间便滋长了强烈的“拾宝”与“捡漏”心态。还有,书画赝制据说是做款识最难;不做款识的造假最便捷等等。
正因为现实中存在有多重“诱因”,所以才有了一种以无款识为典型特点的书画佚名式造假法。说穿了它其实只是众多书画骗术的一分子或者说是“最便捷书画作伪”的具体方式而已。
以操作方式与成品样态的不同,佚名式造假可分为“完全佚名”和“不完全佚名”,此次先让大家了解前者。
凡近几年常光顾国内大大小小书画拍卖会的人,也许会发现一种现象:在每一场拍卖中,名家的无题款佚名式成品总会占一定的比例被投拍。它们中既有古字画也有貌似近现代名家的成品,似乎它们已是市场中名家作品“不可或缺”的部分,使得我不得不对其引起特别的关注。
在现实中,名家书画无题款、不钤盖图章而客观存在的成品应该说会有一些,但如果说市面上流通量过了“度”时,这里面就一定存在问题了。根据我的分析,当今之所以会频频出现佚名式书画成品,也许从以下这三个因素中可以找出答案。第一,在书画能成为现实“硬通货”的时候,名家笔迹即便是不成品的“片断”,一般也会有许多人要购藏。有经验的收藏者通常以再请其他名家补笔、题跋等方式使其成为或接近于一件成品,市场流通价也会相应较原成品高。第二,书画作伪据说是做款识最难。当赝制一件名家伪作时,若能“删”去款识内容,非但能减小制作难度,而且势必更符合“言多必失”的“造假原则”,至少从理论上说它“骗”的指数将更高。第三,将赝品作成不(未)成品样入市,一方面它具更大的“被想象”空间或称“忽悠”人的余地;另一方面也许它还便利于或销售或作伪“下家”的“择材取用”。“赋予”其“专业市场”的“半成品批发”意义也未偿不可。
那么言归正传,所谓“完全佚名”造假,从操作方式与成品样态理解,它具体是指以不做款识、不钤盖图章,仅通过模仿某名家较突出的艺术元素来达到欺骗目的的书画作伪手法。
当“完全佚名”伪作被抛售时,虽然成品上无款识、无图章,但由于其主要艺术构件与“潜在”的被仿名家的“艺术征象”必有不同程度的接近之处。它客观上具有了暗示功能,且有的销售人还会对其作进一步的“口头加工”,因此上此当的收藏者不在少数,特别是初入收藏圈的人。
克隆或仿制的成品
从古到今,对操作这种赝品的人来说都显得较便捷。造假时,只要找一件某名家的真迹原作(到民国时期后找影印件也可)来“克隆”其除却款识、图章内容以外的内容,有能力“仿制”(我在本刊2006年第四期曾说到的一种作伪手法)的那就更省去了找母本的功夫。只要“该做的都做了”,成品即告完工。古代宋、元时期的不少名画不也是无款识、无图章(指无作者本人所铃盖的图章)一直流传至今的吗?近现代的如陈子庄、黄秋园、石鲁、林风眠等等书画名家不也有许多作品无款识与图章?时至今日,我们当然已有很充足的理由道出此类“完全佚名”赝品的抛售路数:一是销售者以“完全佚名”方式,不发一言地让那些自以为是(捡漏幻觉),而又不识真相的买家“自投罗网”;二是经营者通过附带的“故事情节”(诸如其出处很可靠或该成品纯因某特殊原因未施款章等)诱使收藏者“上套”。
五六年以前,我一步入南方某家拍卖行的预展处,就看到图1此件在展示标签与当场拍卖图录上均署为“无款”的成品,我当时颇感意外。虽说此画被告之“作者不详”,但明眼人一目睹它就会马上知道它是“仿制”陆俨少画风而成。将图1做成不题款不盖章样,且署名不明示“原创者”,其用意无非是期待它在拍卖会中会带来“意外”的结果。图2是一件陆俨少真迹的局部,将其刊印在此处,我也是有针对性的。要补充说明的是,就在出现图1成品的同一家拍卖行,我2006年春季看拍卖品预展时竟然又看到了两件很眼熟的仿陆“完全佚名”物。此情此“启发”告诉了我,这哪里是什么“原作者不详”,分明是一种“迷幻术”!
前几日,我又见到一本刚刚拍卖过的拍品图录,图3成品是该场拍卖一竞拍物。此作署为“无款”,是一绢本质地的团扇形制成品,画面上无作者本人的款识与图章,但钤盖有六方鉴藏章。我目光一触及书上的此画就能很有把握地认定它是“完全佚名”性质,因我在学画阶段曾临摹过其母本图4——宋代名画《虞美人图》无数次。原作的艺术表现细致精微,画的神韵堪称“无与伦比”,这是一件能让我记往一辈子的经典古画。综合观察图3疑伪成品笔线、色彩、造型与品相后,我只能说它的赝制水准偏于低下,仿造的时间不会太长;至于经销者在现场具体怎么说明它、或见过此画的各位鉴藏者作了如何判断,以及它在该拍卖会上有没有正式(现在拍卖行虚假成交已司空见惯)成交、那我就不得而知了。
图5系一套册页成品其一,也是半年前南方某拍卖会的竞投物。图录上此成品署为“佚名”,画题是“罗汉”。它系以朱砂色勾画的人物小品,画面空白较多,像是随意性的画稿。我凭第一眼印象认为,其笔线与人物形象与溥儒的画风有些许相近,故特地去查阅了一些溥儒的画作资料。当我从另一本拍卖书上找到一件溥儒真迹《朱砂钟馗图》图6与图5作对照后,我愈加敢肯定那是仿制溥儒手笔的“完全佚名”疑伪成品。
课徒稿或练笔手迹
在书画收藏圈中,名气稍大些的书画家哪怕是不成品的,即那些即兴涂写的片断性手迹,通常也会受到一些人的青睐。常见的像书画家教学留下的课徒稿类手笔以及作正稿前练笔性质的墨迹,一般皆可视其笔墨“量”的多少来衡量其市场价值。这一类真笔客观性就是随意的、零碎的,造起假来当然难度也不大(可能是所有造假类型中难度最小的),因此也被染指。有的销售者还将此类物当做“买一送一”(买一件大的伪作送一件小的赝品)的搭售品。我在一些收藏爱好者手里就没少见过此类物。只不过,若要一见成品就当场证明其假,并让闻者信服,那似乎不是一事轻松的事。
有一套十四开册页作品投拍于北方某拍卖行2005年春季的拍卖会,图7与图8是其中的两帧小品,它们像是课徒稿,画面上均呈“绝对佚名”样态。几乎就在我发现图7与图8的同时,我在一位收藏爱好者手中又看到一件相类似的成品图9。据该主人“自白”,此成品已被当做黄宾虹手迹收藏了多年。这三件小品从表面上看确实都具有一些黄氏课徒稿的特点,笔线简炼而随意,材质也颇陈旧。但一旦我出示了印在正式出版物中这些“假家伙”的母本图10、图11后,其疑伪本质就暴露无遗。其实,黄宾虹随意性的“小施笔墨”绝不是一般造假者所能企及。
我还见过一件“佚名”手迹图12,它像是陆俨少为某书籍题签前的练笔字迹。远看时似有几分相像,只是我一将其拿到眼前就感觉它经不起推敲。主要疑点集中在字迹较生硬而做作,结体也有不适感。在此我拿一件可资参照的陆俨少真笔图13让大家比较一下。
挖款、章的成品
我在前面说过,与其他类型书画造假术相比,“绝对佚名”的操作是相对较便捷的。不仅如此,该造假手法还有一种“便捷中的便捷”的具体施作方式。它实际上不用去动笔,光用某人的“眼”与“手”就可完成一件概念上赝品的全部制作过程。
我们知道,传统的书画教育方式往往是老师怎么写或画的就教学生怎么写或画,因此就使得许多当局画家学生的作品与为师的很相似。像这样将自己独特技法“秘授”给子女或嫡传弟子的书画名家从古到今数不尽有多少,此种不太合理的艺术教育方式到今天为止还尚未消失。如任伯年、齐白石、吴昌硕、王震与程十发等等名家,他们或子女或弟子的一些作品在行家看来简直就是在做艺术的克隆式传承。那么,我们就可以大胆作这样的推测:古今书画造假者,只要他们将即时市价相对低廉的“徒子徒孙”作品的款章挖掉,不就能“造”成极大的“误导消费者”空间?
到这里我要改变一下本文取用范图的惯例,我从近一二年的拍卖书画中转载过来二组共四件皆系真迹的书画作品。一组作者为父子关系的齐白石与齐良迟;另一组为嫡传师生关系的王震与高峻。我有意识把画作中部分题字和印章有关作者何人的信息遮掩起来。如果现有哪位朋友能很快辨别出图14、图15、图16和图17这四件作品的作者分别是谁,那他或她的鉴定水平一定比我高。
不以“师承”为造假思路的也能作此种伪。有的人把旧画的款识、图章挖掉,纯粹是为了达到“断代提前”的目的。经挖款、章加工后,如民国无名书画家的手笔就可能被冒充为清代或明代大名家的,清代的冒充为明代或宋代的……反正图的是“增值”嘛!
佛像或祖宗像之类
很多收藏者在书画购藏行为上存在误区,他们片面地以为书画只要是“古”的或生成时间较久的就一定有价值。这或许正是当今众书画经销商“功利性策划”所产生的后果,当然这正是做买卖人最愿意看到的场景。
鉴于不在乎作者名气大小、艺术水准高低的旧书画也有市场行情,因此就有一批人以手工作坊方式专造佛像或祖宗像之类的赝品。此类伪作有一明显的特点,尺幅较大;画的路子偏于制作型的工细;敷色较为浓艳;每一成品的外观大同小异。它的销路主要是面向那些无专业眼光的,但“期待心理”不低的书画消费者。
署为“清”、“佚名”、“水月观音”的图15成品投拍于北方某拍卖行2006年秋季的拍卖会,而紧跟该成品被拍卖的也是一件相类似的《观音》图16,可它却不是佚名,而是署名为“潘洁兹”。凭我个人的感觉,此两件成品无论是描绘手法、造型样式与全画色调等等相似处甚多,尤其是观音的脸(见二图局部),你能说“画法有区别”吗?综合各方面的因素,我对图18与图19所署名的真实性不能不“都持怀疑的态度”。
据知情者透露,当今在某地方就像当年制造“苏州片”、“长沙造”那样,存在着专门批量生产佛像或祖宗像之类赝品的作坊,伪品源源不断销往各地的各种字画销售场所。
其他类型的成品
现在社会上艺术品收藏确实很热,成品的国画、油画好卖。一些国画家和油画家习作性质的铅笔速写或素描类作品同样有行情,故而难免也有“绝对佚名”的伪作,不仅如此,我还在市面上接触到一些像版画、日本画一类的“完全佚名”赝品。
尽管书画鉴定工作不一定力所能及到铅笔画、油画、版画、日本画之类画迹的辨真与识假,但碰到同属佚名类艺术品的作伪,若将它们暂时“并案”来审视,一定会起到“触类旁通”的效果。它起码说明艺术品的“造假之理”也是互通的,对任何艺术品的鉴别都需要“开阔的视野”。
在说到名家“特型”画作造假法(见本刊2006年第八期)时,我向大家出示过仿造的徐悲鸿素描疑伪作品。近一段时间,“完全佚名”的素描、速写、油画类成品也极常见。图20是南方某拍卖行2006年秋季拍卖会的素描画拍品,图21是同出处的油画标的物。我认为它们的艺术水准距“专业”的远得很,是超低级的仿制手迹,“完全佚名”是它们的共同“幌子”,希望收藏爱好者们千万不要以单纯天真的心态来对待艺术品的购藏事宜。
“树欲静而风不止”,上述的“完全佚名”其实充其量只能算是“小把戏”,到我说到名家书画“不完全佚名”造假手法时,那才叫做“魔力”尽现,请听我的下回分解。■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